色情暴力片與怪獸災難片

清晨三夢,但僅記得其二。

夢之一,第一次做色情暴力片。一個房間內多人,僅一位是我認得但不熟的朋友,前面大家在做啥不記得,後來有人雜交,我一旁冷看著,想到底何時可離去。鏡頭遠處有人拿出一堆白白的東西,剛開始還搞不清,後來看他們吸起來我才意識到在吸毒啊。小混混中為首的走過來,拿給我唯一認得(剛剛完事)的那個人吸,我暗想不要啊不要吸,但他吸了。我想真夠了,該走了,這已到我承受臨界點。

但夢中出現分裂思維,不確定是我真的要走被攔下,還是我當場想像我若要走但被攔下。那個為首的陌生人叫大夥抓住我,強迫餵我毒。下個場景我正跟警察解釋(也好像在跟自己解釋),因為這群人竟然強迫餵我毒(意思是僅停留在雜交那階段讓我走,我不會舉報他們)。

忘了跟警察還是醫護討論,只吃了這一點毒能否完全消除。

夢之二,第一次做怪獸災難片。開始就已經在逃難,身邊是誰不記得,但就算認得應該也不熟。在土坡跑著,鏡頭跟電影一樣,一下是遠處火焰,有怪獸腳步聲引發大地震動,一下切到近景奔跑驚叫人群。我們忽上忽下,沒有頭緒卻又自以為能避險。一度還經過某座獅身人面像(很確定並未身處埃及)。

奔跑中我沒有很害怕,還想到銀河網路老闆喜歡有備無患,其實平常最該做的不是屯糧囤貨,而是挖個緊急避難地下室(才能躲避怪獸入侵城市),但又想到銀河辦公室在三樓,他們沒有自己產權的空地可挖龐大地下室。

有趣的是,一如好萊塢災難片不能過早讓恐龍或怪物露面,得先營造緊張氣氛。這段夢同樣沒出現怪物尊容,但每個人好像都知道是什麼東西。

這夢結尾很穿越,一些美國電影電視演員(都是女的)像彩蛋一樣出現,分別顯示她們在此時空與原時空的切換。比如本來在這災難片裡是個麵包店小姐,忽然變回到她原來家中。大家都一起做著夢中夢(好後設喔)。一堆美國女星中,唯一出現的華人是蔡依林。因為這結尾,讓這還沒有出現死亡畫面的災難片,顯得格外喜劇。

記得第三場夢也很精采,可惜在將要爬起來的前一刻,完全忘記。

在〈色情暴力片與怪獸災難片〉中有 4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