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生活就沒有創作

夢中,不曉得什麼青年音樂活動來到總統府大廳,我可能是某顧問,也可能只是隨團嘉賓。

現場一兩百位年輕人自由交談,輕鬆活潑的氣氛忽然有了小騷動,原來蔡英文總統正要下班離去,經過大廳跟同學們親切招呼。我也出於禮貌起身。

可能是政治人物本能要發揮儀式感(要講幾句話),她看到我(似乎剛好是面前她唯一認識的人),很自然地對我說(交)出(待):「我們要好好傾聽年輕創作人的心聲,看政府有什麼資源可以幫到大家。你跟大家多接觸一下,看看政府有什麼可以幫忙的...」之類官話。

然後,小英快步離去。留下我成為所有年輕人的焦點,我還沒發言,就有人爭先恐後嚷嚷:「有沒有你的email先報一下! 」 「可不可以加line?」之類的。

我不疾不徐跟大家講話(長約十分鐘,開始講話是22:40左右﹚。大意是:我不會給email或其他個人資訊,因為,我不是負責這業務的行政辦公室。蔡總統也不是我的長官,我才是她的長官,因為孫文說「公務員是人民的公僕」。

其次,我不認為應該提供創作者什麼政府獎補助培育資訊的「大補帖」。網路這麼發達,年輕人活力這麼多,要學習的管道不應該只有大補帖。公民間單位多的是各種發表、比賽、培育、獎補助計畫,但要自己去找。不要寄望任何人成為你的「馬上辦中心」。

如果你愛寫歌,你該做的第一件事是去寫。如果你想組團表演,你該做的第一件事是去找到志同道合的團員——而非想補助。

就算補助,我說歐美大學生(甚至中學生)都已經早早開始練習寫計畫書,不管是募款、參賽或社區相關提案,獨立顯示他們與社會的連結價值。台灣很多學生辦活動還只停留在跟附近影印店、小吃店要錢的階段,我強調,那通常不是太正式的BP(經營企劃書),比較像是收保護費(同學們笑了)。

我還舉了些例子包括比爾蓋茲、祖可柏創業,想的不會是政府有什麼補助好拿。也自然介紹到我們已經有文化部、文策院、國藝會、流音中心、地方政府文化局、甚至問他們有無聽過MÜST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MCU音樂創作工會。我說音樂人現在還有各種校園音樂比賽、Street Voice、 Youtube、寫歌營、金曲音樂節、行動創作獎、旺旺孝親獎等管道。

最後我說時間已經晚了,我現在要回家享受私人生活,因為,沒有生活就沒有創作。

這個夢值得記載,因為它反映了四點:
一、信息量特大,而且主體是一場即席演說,算是我記得的夢的首例。
二、夢中態度顯示,不是我的鍋我不揹。不卑不亢是基本人格。權利與義務要成正比,政客別想甩鍋給專業人士。
三、拒絕無所不在的媽寶文化或已氾濫的消費者意識。不因人情或場面說違心之論,也不受情緒勒索、情感綁架(哪怕面對的好像是無害、善良的小動物)。
四、夢中我與現實我理路一致、表現相當,再沒有次人格或分裂自我藉夢境存身之處。

喔對了,要交代一下,現實中蔡總統並不認得我,我們也從未接觸,寫此文之前也還沒機會去總統府。

在〈沒有生活就沒有創作〉中有 5 則留言

  1. 没有生活就没有创作
    看到疫情期间的意大利
    居民们在自家阳台吹拉弹唱
    果然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
    女儿略遗憾的说,中国就没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