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翔大哥解脫了

那晚邊看《歌劇魅影 25 週年舞台版特輯》,邊滑到一則憶景翔的文章,才知景翔大哥4月13日已病逝。

敲吳孟樵一問,她三月底已知病危消息。原來我每天巡各家新聞網站,但集中看首頁焦點即時,藝文消息反而容易漏掉。

我第一個感覺是他解脫了。

幾年前就聽與景翔忘年之交的宋銘說他帕金森症惡化住院,只能動眼睛,看到有人探望都會哭。去多幾次就心理負擔太大,慢慢不敢去了。

我和景翔大哥素來不熟,某些年在戲院試片時偶一瞥見或點頭招呼,並未交談。更早年上過一次他在警廣節目談書,也忘了何年、何書或談得如何。

總之完全不熟。

所以宋銘和孟樵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探望,我婉拒了。但真的為他難過。一個畢生愛藝術愛創作愛傳播的人,思想情感照舊,但困在軀殼中動彈不得(甚至求死不能),是多大的悲劇,讓我同情,也讓我害怕。

人生就算累積再多,不要說金錢地位,連知識、審美、格調,在這種不給人情面與尊嚴的病魔前,也一無是處。

要怎麼不覺得荒涼恐懼?

佛都不能渡盡眾生,只能卑微祈願自己和身旁親友別落入這般不幸。

祝景翔大哥一路好走。現在不用再哭了。

在〈景翔大哥解脫了〉中有 6 則留言

  1. 這一陣防疫與政治口水中,這消息真的被淹掉了。

    從小讀他的文字、聽他的聲音影評長大,大學時某堂課老師請假,請他來「代課」,畢業後就越來越沒有他的消息。

    懷念那一段年輕歲月。

  2. 是啊
    重點是你不知道最後一段路有多久

    當一個人倒下、癱瘓
    再多同情慰問都彷彿成了笑話
    而你連完整的意念也表達不清

    日復夜,夜復日
    思之悚然

  3. 之前在愛亞的臉書上看到消息,有點處在深秋葉落的悲涼,因為我看著他的影評長大,但是,彷彿愈離愈遠,而記憶慢慢模糊淡化了,不勝唏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