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針見血可以,但不能過度公開

從命盤知道的很多事不一定寫出來,但不妨礙私下跟朋友一針見血。

就算造業,傳播者少,也造得小些。

比如說某學者是個「不擇手段的交際花」,某導演就是個「情緒化的勞碌命」。這種話當然不方便正經寫出來。

但我一看命盤就這麼覺得,立刻明白他們為何會做出什麼事,而且很快從現實驗證。

太一目了然的事,無須為他們著墨太多。時事像兩岸猿聲,啼不住啊。

又好像某友問我某藝人到底怎麼了,一天到晚出負面新聞。此人我留有檔案,取出一看,啊,不就是個「會做音樂的川普」——我又一針見血了。

很多人眼中,恐怕也把川普當成個不能控制自己的「神經病」?

朋友說記者怎麼不勸他就醫或找宮廟處理,我說他一沒殺人二沒自殺,記者非親非故又無權限,只能繼續在工作崗位上,消費他。

是的,即便馬路上公園裡,很多喃喃自語比天畫地的人,我們也只能儘(淡)速(定)通過。

這社會,你沒法自以為是地,強迫一個精神有問題(或卡到陰)的人,被處分或治療。一切只能等具體傷人傷己的事情發生,社會才會:「喔!」

還是先注意自己和至親好友吧。

在〈一針見血可以,但不能過度公開〉中有 3 則留言

  1. 川普真的是精神大有问题的疯子,而众多美国民众居然全信他。美国这次真的让我看见它的不一般了(不可理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