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日記》公開,但若有心魔與有色眼鏡,看了也是白看

2020年2月3日起,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院正式對外公開展出蔣經國私人日記。我從第一位閱覽的華人訪客黃清龍技記述和其他報刊報導,陸續得窺少許內容。

這些內容增益了我對蔣經國大事記的驗證材料,也對他的命盤有更多了解。

日記公布,一定毀譽參半。有人認為日記主觀,未必反映事實全貌;有人批評獨裁者刻意留下日記,別有居心;有人從蔣經國否認孝嚴、孝慈兩兄弟是親生,而認為蔣經國在日記裡說謊;有人認為他不喜歡當時的黨外人士,不喜歡選舉,根本反民主。

所以,你沉默,人家說你。你說了,喜歡或不喜歡你的人,一樣有話說。批評蔣家的人,不會因為蔣介石、蔣經國在日記裡的某些公忠體國,而原諒他們。也不會因為他們對某些人事物展現的善意或情懷,而覺得他們與自己的人性有共通之處。

反正,不只韓粉/韓黑欠理性,川粉/川黑、蔣粉/蔣黑、毛粉/毛黑都可能有欠理性的癮頭。

說主觀,誰寫日記像寫論文?論文都不一定不主觀了,日記、隨筆、推特、微博、臉書,本來就更隨意。日記只是補全更多視角,不在成為唯一證據。

有人懷疑他日記曾長期經老爸蔣介石年終批閱,所以可能隱惡揚善或不說真話(簡單講就是作文大賽啦),甚至因考慮身後日記可能發表而習慣不講真話,我不否定這種可能,但要幾十年自欺欺人、文過飾非,也太不簡單。

獨裁時期的強人,大可在生前掌握宣傳工具為自己做各種層次的包裝,留待幾十年後解密文件才替自己豎貞節牌坊或方尖塔,我認為效益太低、收效太慢。

所以,自欺是可能的,某些人事物沒說真話是可能的,但若說刻意寫那麼多字長期、大量騙人,我認為很難。更何況,當老蔣還在的時候,就看到小蔣某些日記批評朝中大員(如副總統陳誠),難道太子這麼有把握自己批評的人是老爸也想批評的?難道不會多說多錯?

若說為了傳世造神,那麼小蔣日記中常痛罵官僚,難道不嫌過於尖刻暴躁?要騙人,每一篇都寫成新約箴言、勵志感言好了,何必暴露自己壞脾氣?

至於蔣經國夠不夠「民主」、夠不夠「現代」、夠不夠「愛台灣」,老實說,每個人都有時代限制——更不要說「民主」、「現代」、「愛台灣」這些字眼從來都莫衷一是,都有各種意識形態下衍生的操作型定義。

若你是悉達多太子成就釋迦牟尼,知道自己各種圓滿歷程多生累劫,可以從宇宙之眼理解每一次身口意的因果關係——不然,時代就是時代,你我都是時代的籠中鳥。

放眼中外歷史,古人多的是有一面受揄揚,但有更多面無法符合今人價值觀。管你貴為孔子、林肯、愛因斯坦或甘地都一樣。

現代讀者研究老蔣、小蔣日記,如果還是免不了心魔與有色眼鏡,看了也是白看。

至於蔣經國命盤,改日說。

在〈《蔣經國日記》公開,但若有心魔與有色眼鏡,看了也是白看〉中有 7 則留言

  1. 今早文涉及国民党,不免想到了蒋经国
    中午一闪念,台湾的民主是否应该感谢他呢
    又想,台湾人民不见得会感谢他,毕竟功过相抵
    所以,关于他的命盘,好奇,愿闻其详

  2. 完全同意,現在檯面上一些所謂的正義人士對這種話題都有偽善無知或故意操弄的嫌疑,我名單上可以信任的發言沒剩幾個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