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混過黑道的朋友

某天,兩位男士不約而同從韓國瑜跟我聊到童年。

A說:「我舅舅就成天跟外省幫混在一起,講的那些語言,就是韓國瑜那種,連表情都一樣。

小六看《台北人》覺得白先勇好無聊,他寫的都是我外婆那個圈子裡的人,根本沒什麼特別。

小學、初中就是愛大鳴大放,看不爽就直接戳破,吃了很多虧。

我一路痛苦,所以高中才去混公園,提早入黑社會,認識人間真實。還好考上大學後成功洗白,他們也放我走,沒再找我。」

B說:「韓國瑜就是個秀場主持人的料。我高中不念書,都在秀場後台耍流氓。比起來我還比較喜歡賀一航、楊忠民或是李登才。

跟著舞廳大哥當小圍事,當時我外公還是警察分局長。跟我爸氣到沒話說,每次我要上學或出門,我爸都會跟我說,一旦接到警局電話,不會去保我。」

多有趣!不管本省或外省,他們都混過黑道,後來都成為高學歷品味菁英。成長背景和我差好多,但現在卻能當朋友。

感覺我青少年活得太安逸,但其實,也經歷過不少內外風暴。

而且,縝密理性之外,這兩個男人仍有某種烈性、躁性,可在我面前自然展現。

也許,這就是我們能常常筆談的緣故。與知識水平不盡然相關,而與個性能適當托依彼此有關。

A給了我張截圖,表示2011年12月30日共同參加一場活動後。我寫email給他自選輯網址後,忠實鎖定閱讀至今。

他說::「你到哪兒都是孤鳥。你太會戳破大腸小腸了,人家頂多突破盲腸,你還加碼,所以註定是孤鳥。

你看事情都很快,超出常人,往往太快太清楚,沒有機會體驗被呼攏的假象帶來的短暫幻覺。

你不一定對外發布看破的真相,但你已經知道而無法與眾人一起迷幻了。」

他結論就是:「我回到人間,在裡面窮攪和;你跳出人間,在外面看。」

因為覺得珍貴,所以抄錄在此。並隱去若干關鍵字,以保護隱私。

寫自選輯常覺孤單,但偶有一二深度回應,又覺和暖。

在〈我也有混過黑道的朋友〉中有 8 則留言

  1. 你识各路投缘的朋友,会看人、会品人、会讲会听社会世事。

    总觉得能识在黑道混过的朋友,蛮好。可惜我没有。😥

  2. 混黑道的朋友与有荣焉
    「我也有阳春白雪的朋友」
    当然我觉得两位朋友水准很高啊
    写得好写得透,是知音啊!

  3. 如算是,那國民党内的大都是外省人啦。(韩,是出生在台湾的,不该算外省人吧)。
    好奇:民进党的几位,大佬有外省人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