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三島由紀夫《肉體學校》:第一次以無任何幻想來愛這個青年

今夜的千吉,與第一次所見的千即是相同的。妙子第一次以無任何幻想來愛這個青年,而且是以最低的姿態去愛。絕不是被這個男人的美質所誘,只是對他的卑微感到可愛。幻想是以後才出現的。妙子在中途所當的教育者,現在回想起來,全是無任何利益的岔路。

現在慵懶地盤膝坐在長椅上,穿著毛外套像街上小太保的年輕人。金錢、安逸、隨手可得的地位、無一絲愛意的女人。除了這四樣以外,無任何野心與慾望的年輕人。為達到目的,說謊與背叛都做得出,本質上與街角流浪的許多年輕人無一不同的男人。這一個柏青哥狂;此等的灑脫;專一肉體上性的自信;單調的自傲。...這些都與第一次所見時,沒有一點改變。

(本書摘告一段落)

在〈[書摘]三島由紀夫《肉體學校》:第一次以無任何幻想來愛這個青年〉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