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張一鳴和賈樟柯也遇上小粉紅

字節跳動創辦人及CEO張一鳴,在TikTok中美大戰的當下,也遭到自己國內小粉紅攻擊。包括過去很多微博言論,都被拿出來當「精美份子」放大檢視。

也是從大陸這些網民,近年我認識「精日」(精神上崇日)、「精美」(精神上崇美)這些用語。

過去台灣人說某人「哈日」、「哈韓」,可能戲謔,但並沒有貶意,更不帶仇恨。

但現在中國小粉紅一代罵人「精日」、「精美」,還真帶著貶意與仇恨。真的就是鬥爭語言。

得獎名導演賈樟柯年初宣傳《海上傳奇》,遇到兩個年輕女生的質問,有感寫了篇(後來撤下的)博客文章。說他在北美宣傳活動中,因翻譯員沒把他某句中文精準翻成英文,讓一個年輕大陸女生當眾叫囂,批判那位翻譯,甚至扯到「這是別有用心地抹黑中國!」(她真的看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盈的新聞發布會了)

連賈樟柯下台後,這女生還激動拉住他問:「你的翻譯是不是台灣人,看樣子應該是台灣人,她在故意歪曲你的講話,她在抹黑中國,她應該是『台獨分子』!」

本站的台灣讀者,看到這大概白眼都翻到背後去了。還好賈導演說:「不,她是天津人。」

這故事真的還好發生在賈樟柯身上,是中國大陸自己的國際級大導演。

賈樟柯驚訝:「她將個人、政府、國家概念模糊在了一起,為了虛無的面子,可以無視一切,這就是她的『愛國主義』嗎?她的低齡也讓我吃驚,是什麼造就了一個生活在北美的中國女孩如此激烈的國家主義信仰,和如此脆弱的國家信心?」

映後,賈樟柯又遇到一個20歲左右的年輕女生上前問他:「我想問你一個會讓你不愉快的問題,你為什麼要拍這樣髒兮兮的上海,拍這些有政治色彩的人,給西方人看嗎?」「你有沒有考慮,你的電影被外國人看到,會影響他們對上海、對中國的印象,甚至會影響外國人對中國投資的信心?」

我再次慶幸是他們的國際級大導演拍了這些東西,不是一個外人拍。

賈樟柯生氣道:「為了外國人怎麼看中國,我們就忽視一種真實的存在嗎?中國十三億人口中有很多人依舊生活在貧窮的環境中,難道我們可以無視嗎?」

文章寫道:「短暫的沉默後,女生對我輕蔑地一笑,說道:是啊!為了祖國的尊嚴,我們當然不應該描述那些人的情況。」

這就是生長在「厲害了,我的國」洗腦教育下的一代中國年輕人,而且是已經住到北美去的年輕人,可驚不?

如果不是張一鳴和賈樟柯親身被人民「懟」到對立面,才了解「盲目去人性化的愛國主義」的恐怖,他們可能不會知道小粉紅已成為今時中國的主力現象(之一)。就算知道,感受也絕對沒那麼強烈。

只要當過受害者,而且是向來被視為外人(而非自己人)的受害者,就早深刻領教過中國小粉紅「雖遠必誅」的威力了。

從紅衛兵到小粉紅,歷史也沒有那麼遙遠。從小粉紅到紅衛兵,界線也可能沒有那麼鮮明。

戰狼早就不是華春盈、耿爽、趙立堅、胡錫進、李毅等少數較知名的人而已,相當比例的Z世代(包括90後和00後。90後人口達2.3億,00後則為1.46億),可能都身懷「中國夢的戰狼基因」——隨時隨地都覺得自己民族受迫害,自己國家被打壓,而「台灣人竟敢想從祖國分裂出去」。

隨著中美大戰,就算蓬佩奧想區分「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的差異,但恐怕很多「中國人民」是心甘情願將自己與「中國」、「中國共產黨」牢牢綁定。

所以管你之前多有名有勢有成就有才華,只要被這些人發現你對祖國任何體制與現象有一丁點不以為然,或者羨慕、尊敬、提倡海外政體、文化、制度,你就完了,被打成「精X」「走狗」「舔X」「賣國賊」也只是早晚而已。

在〈當張一鳴和賈樟柯也遇上小粉紅〉中有 13 則留言

    1. 有人說
      他們出生富裕,見證強國時代,還有各種好玩科技
      所以對政府或社會並無不滿
      更對文革、六四、改革開放等歷史無知、少感

      更別忘了
      能出國留學者,甚或是小留學生、或根本生在美加有外國籍
      爸媽不是出身中共權貴,就屬國企央企或周邊裙帶資本主義受益者
      他們自身雲端的一切都來自有個紅色家庭
      他們怎麼會不挺黨、不愛國?

      1. 既得利益者的后代。

        坦白讲,西方政府和这边政府对中国的一贯宣传,是两个极端:西方好贬低中国,而共共又只说自己的好,且从不认错。

  1. 1994年在美國伊利諾大學我們有因為教授說中國某些公家機構的信用太差假數太多建議外資銀行不要借錢給這些單位。。。結果有”愛國的中國” 女同學跳出來要教授向中國人民道歉。。。

  2. 刚好看到一段话
    乔布斯说:我特别喜欢和聪明的人交往,因为不用考虑他们的尊严。
    采访者问:聪明的人没有尊严吗?
    乔布斯补充说:不,聪明人更关注自己的成长,时刻保持开放的心态,而不是捍卫“面子”,不是想方设法证明“我没错”。

  3. 看了《海上传奇》,拍的很真实。觉得这应该是每个上海人看了都会有感的一部纪录片。看时,听到有些讲述我会笑出来,而听到片中的几段流行歌曲片段又有点想哭。片中诸多名人的讲述都会让我蛮有共鸣,尽管我是土生非土长的上海人。

    片头的浦江轮渡(前段时间不是刚坐了么XDD)、片中的台湾轮渡、片后半段的香港小天星轮渡以及片尾的地铁3号线(平时我搭的最多的一条轨道交通线)都让我回忆多多。

    贾樟柯,真是个难得的电影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