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證]李登輝與郝柏村:從「肝膽相照」到肝膽俱裂

鄭弘儀最後一次訪問李登輝時問:「你在總統任內,覺得最難的事情是什麼?」李登輝表示,其中之一是拔掉郝柏村的軍權。

可能要到李登輝以閣揆為餌,讓郝柏村願卸任國防部長,1990年6月1日就任行政院長,李登輝才鬆了半口氣。

然後要等到1993年2月27日,郝院長被逼辭職後(真正定義上的解甲歸田),李總統才算完全放鬆。

郝柏村之於李登輝,對財務有影響力(權入財帛),作他的子姪輩很不錯(祿科入子女),但這兩點都無意義。反而天生價值觀就討他嫌(忌入福德),可以說從合盤看來,李郝既難實質合作,也缺精神共鳴。

李登輝之於郝柏村,在價值觀上有利(祿入福德)、對郝的細微心思有影響力(權入疾厄),李若作郝的部下不錯(科入部屬),但對郝的外在發展不利(忌入遷移)。

從合盤看來,李郝互相放錯位置,都不可能當對方的子姪或部下,尤其李會妨礙郝的對外發展,郝的思想又惹李討厭。

從「肝膽相照」到肝膽俱裂,能拖上兩年多,也足見政客互相間的「忍功」了。

事實上我還查了郝柏村下台日李登輝的流日盤,當天他與本命宮重合的日照雷門格,果然經過艱險而前程遠大,此後少了心頭刺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