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在她的無存在感中,深切感覺出一種堅毅的存在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第五季第六集,凜冬城(當時普遍認為剩下的)繼承人珊莎史塔克,終於被迫嫁給仇敵之子拉姆西波頓。

看到她無比恥辱遭姦的新婚夜,我深深嘆息了。

維持了這麼久的處子之身,經歷了對君臨城的幻想、對情人的愛慕、對國王的幻滅、淪為人質的失據、乃至被逼嫁給侏儒提利昂蘭尼斯特,又遭「小指頭」培提爾貝里席半真半假誘拐,一朵人人說漂亮卻欠珍惜的鮮花,終落在全劇最恐怖的男人之手。

看到目前為止,《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最可惡的壞人,一是拉姆西波頓,一是短命的喬佛里拜拉席恩。前者害人之狠、之病態,舉世無雙;後者因當上國王,權力雖大,但要治他的人較多,所以當政期間能直接為惡的情節還不算太多。

反而本來是私生子的拉姆西,所有壞事都做得稀鬆平常,沒人管束,盡情當他的黑暗魔王。

觀眾是否想過,全劇最恐怖的這兩個「恨人者」(misanthropist),為何都和白玫瑰一樣的珊莎交集?

天地間,就有這麼可怕的反差,這麼深的厄劫。

其實一開始我沒有很喜歡珊莎,覺得這貴族長女沒什麼腦子,也沒勇氣,演員表情不多,就像一堆粗魯男人戲中的花瓶。但看著看著,發現蘇菲特納(Sophie Turner)演得很出色。她就是要這樣看似無辜無助、卻沒刻意楚楚可憐的方法詮釋,讓我在她的無存在感中,深切感覺出一種堅毅的存在。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整齣奇幻血腥的《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每個人都是不同的芻狗。自以為可得天下者,是;被搶來搶去的天下人,更是。

前幾季的珊莎,父喪後雖生活受困、精神受虐,但和她流亡在外的妹妹艾莉亞、弟弟布蘭相比,珊莎現實起居並沒特別大波動。但就是這樣靜態的一個角色,卻始終成為各方軍頭勢力爭奪、盤算、踐踏的焦點。

試想,一個弱女子,無智,無勇,少盟友,又養在深宮對社會隔絕,能如何自保?該如何判斷?她一直給觀眾某種「漠然的恐懼」印象,其實非常成功。

白玫瑰,在任何時代,都很辛苦的。

在〈[劇評]在她的無存在感中,深切感覺出一種堅毅的存在〉中有 8 則留言

      1. 也許看了原著會對角色連續性有更深的期待。
        覺得這兩位編劇接手,真的可惜了小指頭的人設,Sansa的成長也成了廉價的爆點…編劇:嘿嘿!18歲了….ready ~ yeah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