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學裡的神秘,是種「沒有主觀意識的狀態」(這篇很重要,讀我命理文的人請細思)

陸續發現一些回應留言背後透出的想法。

我們活著,尤其現代人活著,自帶許多意識形態,也不斷被要求做著意識形態的思考、抉擇、表態。

我們每個人不管從讀書、廣告、新聞,自學或被洗腦,都帶著相當多「知識(或偽知識)儲備」。

支持死刑?不支持死刑?

支持華為?不支持華為?

贊成墮胎?不贊成墮胎?

支持同性婚姻?不支持同性婚姻?

要大政府?不要大政府?

現代?還是後現代?本土?他方?還是可無限次「戰略性轉進」?

不同議題不同類型,不管是否超出個人學識與經驗,稍微受過一點教育的公民,常被要求做出思考、抉擇、表態。

當然,民意調查中仍有大量爽快承認「不知道」、「沒意見」的人。

真相是,即便有意見的,也未必真知道自己的意見只是某種意識形態的展現,而跟真理、真相、宇宙顛撲不破的事一點無關。

能告訴自選輯讀者的是,易經、命理、星象真正揭示的,跟人類文明陸續發展的意識型態無關

《靈性開悟三部曲》作者傑德麥肯納(Jed McKenna)說自我了悟是「沒有狀態的意識」,那麼我說,這些不知道誰發明(或者被外星人傳授)的古老神祕學裡的神秘,是種「沒有主觀意識的狀態」

當我寫陳時中庚子年「招小人騷擾」,引述的是古籍教誨和前輩斗數家筆記心得,並不在做意識形態(更別說具體公衛事件)的討論。

當我說馬英九本命盤與中華民國本命盤,存在「對普通人民有好處」的磁場,也不代表針對哪個時期的馬英九、或推動哪項政策的馬英九在具體評論。

神祕學傳授的,是「沒有主觀意識的狀態」。是能量的強弱、趨勢的演化、關係的對待

命理沒有在管所有反對、批評陳時中的人,是不是道德意識、台灣價值或科學立場上的「小人」,還是卓爾不群的真君子——它是在談一種干擾的形式。

紫微斗數既被凡間當成「利祿之學」,歷代名家的研究,自然會把某些星的對峙關係,導向成對當事人(命盤主)一種「小人化能量」干擾的解讀。

這點請讀者務必詳查、擺正心態。

斗數沒有要管該「和中」或者「反中」,易經卜辭沒有要管黃健庭法律上最後判貪汙還是逃漏,它們只是以近乎不可能的神奇,告訴誠心駕馭這套工具的人,答案已經在那

它們以不可解的宇宙公式顯示,某人是否有官司是非,官司會以某個極大概率往有利或不利發展;或者,兩個政權各自過得好不好,極大概率是往和諧抑或衝突方向演變。

天地沒有要管任何時代、任何個人小不拉幾又變來變去的喜好、預設、價值判斷或立場。它只是告訴你可能要上演的劇本。能否突破,不是它的事。

所以,當你願意正確地觀命,就是一種如實修。瞪大你的眼睛,摒棄意識形態(也不被民族、宗教、黨派或「進步價值」綁架),願意清楚地看、清醒地看,就是對神祕學最科學化的態度。

套句傑德麥肯納的標準(請注意只是他的標準),這也算某種「開悟」——進入無我。

命理透露的,對命盤主是「有我」的,說你吉說你凶,當然有「我」——那是一個小生命的吉凶。

但命理(不是騙財騙色招搖唬弄那種,而是真的命理)背後之道,始終是「無我」的。

羚羊被獅子吃了,火山灰淹沒了龐貝,有道德性爭議嗎?有笛卡兒還是艾倫狄波頓發言的空間嗎?有哪種社會科學叨叨絮絮寫論文、搞門派的需要?

自然的終極,是無我。

(開篇只想簡單寫,沒想到一路開展,現在覺得可能是我歷來命理文中最重要篇章之一。我認真說,但有多少人共振,不在「我」管轄範圍了)

在〈神祕學裡的神秘,是種「沒有主觀意識的狀態」(這篇很重要,讀我命理文的人請細思)〉中有 7 則留言

  1. 宏觀方面,是能量守恆,是不可逆的趨勢
    微觀小我,需客觀辯證,需獨立清醒
    寫得太好了,將深奧解讀得明瞭,感謝!

  2. 「無我」才能跳脫「測不準」原理
    「命理」「科學」都想預測,但躲不掉參照點「小我」
    這篇深具哲理

  3. 我覺得斗數是個很概括的”能量描述”系統,一套符號可以有很多詮釋,而論命這活動本身也很難跳出論者的視野:P 是我自己學命理的感想,不是來挑釁喔:D

    btw,政治人物的運勢好不好我真的不太在意,我在意的是這些人的運有多少程度反映了台灣的運勢。

發佈回覆給「coco」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