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脆弱」到「浪子回頭」

國民黨大陸事務部主任、台大政治系教授左正東「民心脆弱說」,當然是失言。讓綠營撿到槍。

左正東事後再解釋,也跟李紅試圖解釋一樣,來不及(何況李紅只是硬拗)。

左正東脫口而出的,正是他個人或某些國民黨人(包括新黨等)所想的,還是把此次不能成行的主因歸咎於台灣內部壓力,而非大陸(不管是惡意下套或者不慎擦槍走火)。

「台灣的民心非常脆弱,因兩岸長期緊張,七年之病不能求三年之艾,因為這種微妙的關係和脆弱的心理,台灣社會對這種新的說法(對求和說的澄清)還是無法釋懷。」

逐字稿看起來,就是這麼一回事。堂堂台大政治系教授,對於台灣社會「微妙的關係和脆弱的心理」,掌握得並不及格。

就跟郁慕明批江啟臣中文程度差,周錫瑋跳出來和黨中央唱反調,及另外若干紅統人士覺得國民黨大驚小怪、小題大作一樣,他們都不覺得原本的求和說需要變成抵制的理由。

他們長期習慣了以小事大,面對中共當局所做合理的不合理的一切,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者能自圓其說。反過來對台灣內部不跟他們一樣的人,振振有詞。

當然,國民黨都已經宣布不去,民進黨若干人的嘴臉也沒好看過。跟對岸小粉紅差不多落井下石的酸言賤語,俯拾即是。

連一向溫文的陳其邁,「浪子回頭說」也很不得體。充滿上對下的指導原則,拿來論述他黨的政治判斷只凸顯狂妄。

如果國民黨不去對岸叫「浪子回頭是好事」,那民進黨怎麼不叫所有台商、台幹、台生、台灣藝人浪子回頭?

至於王定宇粗口:「真的是沒見過這麼渣的ㄇㄉㄈㄎ!」就更沒什麼好說了。粗俗化已經是21世紀政治的印記。

在〈「民心脆弱」到「浪子回頭」〉中有 6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