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完結篇:一個明瞭所有歷史(然後翻白眼)的人,真適合為王?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完結篇似乎為人詬病重點之一,是布蘭(三眼烏鴉)適合坐上六國之王的寶座嗎?

從「左派進步價值」來看,這結尾反轉得非常好。他是身障人士,他是青少年,他沒有侵略性,他不忮不求(卻得到),如果他喜歡男生就更好了。

但基本上布蘭展現得一直淡漠,初期是對自身悲劇的悲痛失望而淡漠,後期是歷盡坎坷還(被迫)目睹歷史而淡漠。這麼淡漠的人基本上也好像是「無性」(或說去性慾化)的——這點和被閹割無性器但有性欲的灰蟲子,恰成對比。

就好像坊間許多無意中「通靈」的人,他/她從此只能揹負天(業)意(力),開始為人「辦事」。

我要討論的重點是:一個明瞭所有歷史(然後翻白眼)的人,真適合為王?這是劇中人公認的想法,也是三眼烏鴉自己同意的(否則,他就會推辭不就了)。但,真的是這樣嗎?

拿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備受議論(與不斷開外掛)的電影《天能》(TENET)與2017年二戰片《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最核心的思想:「發生的事就是會發生」,大家應該立刻就可明白:「以史為鑑」是一回事,但因此能改變歷史與現狀卻是另一回事。

否則,東方證道後通眾生一切因果的釋迦牟尼,就應該回去迦毗羅衛國,接替他爸爸劫比羅城淨飯王的王位。西方神子耶穌也應該搞武裝革命,不必走上十字架,更不必說「凱撒的物當歸凱撒,上帝的物當歸上帝」——天父的國在天上,上帝沒有要替代人間凱撒的王位。

退一步說,能預測未來的埃及祭司,通曉七國過往歷史的學城大學士,也僅僅擔任輔佐之職,畢竟出一張嘴「明辨是非」的謀臣,跟在亂世中必須做什麼事來「定義是非」的君主,完全不同

知道過去很多大事小事發生緣由與經過的三眼烏鴉,為何可以知道如何往下過每一天才是對眾人最好的決定?

連有機會運用工具測算未來的祭司、命理師、乩童,都不夠格當國君,只知道過去的三眼烏鴉,憑什麼?

話說回來,我只是跳到故事外面質疑三眼烏鴉的自信,不質疑小說家和編劇的決定,他們或許身懷「哲學家皇帝」或「聖君」的古代中西方通用理想,認為這樣的頭腦,最可以防止自己和朝臣犯錯。

可惜,犯錯的關鍵從來是人性,而非知識與資訊不足。而三眼烏鴉,即便為王,即使控制得了(?)自己的人性,也無法控制別人的人性。

好了,感謝《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帶給我的漫漫時光,有人驚(不)訝(屑)我怎麼落後這麼多,但沒看過的東西就是新的,不是嗎?誰說我一定要追新劇、迷抖音、上IG,才能好好活著?

(這篇其實不算劇評,但為分類方便,標題權且沿用)

在〈[劇評]《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完結篇:一個明瞭所有歷史(然後翻白眼)的人,真適合為王?〉中有 9 則留言

    1. 哈哈哈
      我是從一開始就覺得白眼稍微戲劇性了點
      有點像是乩童被上身
      甚至好像快要口吐白沫….

      真正的第三隻眼、天眼、法眼、佛眼
      應該(我沒有,只能揣測經典所述)
      不是在肉眼的翻與不翻上做差異

      1. 奧丁非常依賴烏鴉,烏鴉本身就是眼的延伸
        「冰」與「火」之歌,從這兩個元素世界觀來看
        本身就很「北歐」體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