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逆行時間世界,我們擔心或不擔心的事,可能都已經發生

老友私信我:「感覺川普很劣勢。你寫他會嬴,好像也只能等下個月結果。」

每天整理時事,某些新聞會被我貼到相關預測文的留言區,當成佐證留存。我當然知道關於川普選情的民調或預測,仍是勝少敗多。

老朋友大概擔心我會輸?不像很多職業命理師說得含糊,將來有轉圜吹噓餘地。

本來沒有要多回什麼,但一時有感就跟她說:「其實川普若落選對台灣好,對世界好,我灰頭土臉一下也沒關係。」

她說:「對台灣好?」

我說:「我是說如果。我沒那麼在意一定要『我』預測正確。」

「如果我失算了但拜登對台灣安全更有保障,有何不可?我就算算準了,但川普連任如果反而使台海危險,又有什麼好?」

不是刻意要把自己說得偉大,但我內在面對這些時事預測的胸襟,可能真的比我的「小我」以為的大

諾蘭在電影《天能》(TENET)說「會發生的就會發生」,他指的是過去。而命理預測,處理的是未來,同樣,「會發生的就會發生」。

因為,在逆行時間世界,我們擔心或不擔心的事,可能都已經發生。

在〈在逆行時間世界,我們擔心或不擔心的事,可能都已經發生〉中有 5 則留言

  1. 只能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沒有你死我活趕盡殺絕的話,總覺一切好說
    陰謀論的人都相信檯面上的都是傀儡
    木偶換了後面提線的周伯通們還是同一批的

  2. 拜登应该会赢。川普在任期间,美国事情真多。
    现在全球反中,好在现在也无法出国游。不然,如真在国外,我绝对不敢对人说我是中国人。唉!!

    在美的日本钢琴家,被误认为是中国人,遭老美的混混惨打。唉!唉!!

  3. 对了,突然起到:那次去迪士尼,戴了口罩的我疑似被多个陌生人当老外看:他们都不用中文,而用英文和我打招呼。哈哈哈哈

發佈回覆給「Chen Lerong」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