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怵目驚魂28天》:迷惘是種氛圍,想逃避什麼而幻想是邪典(cult)的主旋律

以為是更久之前的電影,一查是2001年,怎麼十九年前的片子就要「經典數位修復」了。

好年輕的傑克葛倫霍(Jake Gyllenhaal),而且有著下三白的眼睛,飾演不確定在憎恨與恐懼什麼的男主角,年輕輕就在做心理諮商與服藥,在令人討厭中透出無法救贖的迷惘。

《怵目驚魂28天》(Donnie Darko)捕捉了某種美國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中產階級繁榮與隨之而來的虛無。不管爸媽、老師、心理師、勵志專家,都好像帶著青少年電影習慣醜化的偽善說教臉孔。而學生則一樣在自己的江湖中,有著定型化的霸凌與冷漠。

沒有很喜歡這片,但對於攝影上的流動(尤其配上歌曲時)有感。迷惘是種氛圍,想逃避什麼而幻想是邪典(cult)的主旋律。至於這逃避的深度,本片挖得不夠,雖表面觸及黑洞與時光逆轉,其實與真正要解救現實世界毫無關聯,而只是個人悲劇的一種再詮。

《怵目驚魂28天》反說教,尤其是「做你自己、愛你自己」加州風格新時代NLP(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系統下的說教,但對很多象徵點到為止,節奏也嫌鬆散,某些演出用力但動機欠明顯(如茱兒芭莉摩飾演的語文老師,人設彷彿像《春風化雨》裡面的羅賓威廉斯,又根本輕飄飄地毫無重量 )。

整部片在當時也許顯得另類,但現在看來,有點難以啟發我了。

在〈[影評]《怵目驚魂28天》:迷惘是種氛圍,想逃避什麼而幻想是邪典(cult)的主旋律〉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