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保羅羅伯茲《衝動效應》:狂熱與極端成為政治經濟的主要貨幣

由於點燃狂熱之火,是創造快速政治回報最有效的方法,也因為現代政黨就和企業一樣,再多的報酬永遠都不嫌多,於是狂熱與極端就成為政治經濟的主要貨幣。毫無疑問,我們會逐漸創造出一種新的效率機器,產出的不是共識與進步,而是爭端與癱瘓。也就難怪政治市場的「工業化」,只會擴大左、右翼之間的鴻溝。

在〈[書摘]保羅羅伯茲《衝動效應》:狂熱與極端成為政治經濟的主要貨幣〉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