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目]俄羅斯《通靈之戰 》21季:「那你擅長什麼?」他說:「我擅長與死者工作。」

《通靈之戰 》21季第4集,測試題目是到距離莫斯科幾十公里一個村子,村民拿家中物品出來,讓靈媒選手挑一件後,要找到該村民的家。

但主持人混入一件他莫斯科家裡帶來的瓶子,結果被其中一位選手米哈伊爾挑中,在限時作答內,米哈伊爾感覺不到那水瓶歸屬的房子,最後時間截止時失望地停在公路邊,憤怒地對主持人說:「那房子不在這裡,你騙了我!」

主持人為他鼓掌,稱讚他判斷正確。但米哈伊爾不領情,惡狠狠瞪了主持人後,憤怒離去。他大概覺得自己被愚弄了,害他無法達成比賽要求。

主持人覺得米哈伊爾厲害,因為那個路口正是他今天來錄影時,帶著那個水瓶開車拐進村子的路口。他認為靈媒的感應雷達沒錯。

但我個人還是覺得這樣設計不好,要比從物體能量找它原本存在的空間,就公平去比,幹嘛混入一件根本不是在現場的東西。

另個對比是節目中唯一的帥哥靈媒奧列格,他一到現場知道要從物品找房子就變臉,說自己專長不在搜索,不想比這一場了。後來勉強改用他擅長的「與鬼溝通」,把現場村民的親人鬼魂都召來,說出一堆私密事驚呆眾人後,還是依靠某鬼魂指引找到那個物件所屬之家,並指認哪個村民是它的主人。

不同能力者運用的技術本就不同,勉強塞進同一個賽事總有不適合的情況,但像奧列格這樣,本來有個性地要認輸放棄了,卻又被激將法激出其他本領完成任務(儘管比其他選手超出很多時間,大犯規),也是很有趣的逆轉勝。

節目中當他說不擅長搜索時,一個女村民略帶不客氣地問:「那你擅長什麼?」他說:「我擅長與死者工作。」看到這我都笑了。他也講得滿坦白,沒有亡魂,他就無法知道看不見的真相,但每次這樣的召喚,真的沒有別的後遺症?鬼魂可以讓你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或者僅僅幫忙傳話給在場親人後,就能順從退下,沒有其他執迷?甚至,在身邊圍繞的亡魂,不管新死不久或陳年老鬼,都可以稱為「守護者」?

對這些問題,我個人意見比較保留。但節目上的眾生,一聽到不管是摯愛的人或生前未能達成和解的人說出「我一直在身旁保護你」這種話,都會流淚了。

再說一次,我不覺得這些都是set好的來賓與選手。一個全國性節目如果要被踢館,在有網路的時代是太容易的事,任何沒擺平的選手、錄影民眾或離職的工作人員,都可能給你大爆料,也不可能一做21季了。

如果不是假造而真有其人其事,我只能說俄羅斯靈媒流露出的善意,和許多台灣靈媒多出之於恫嚇,境界未免相差太遠。這是個別人品問題,還是兩地靈界資訊塑造出的文化不同?

佛道文化多強調中陰身沒投胎仍困守人間是一種不幸,俄羅斯通靈節目雖也會鼓勵生者要放下、接受,卻好像沒有把亡靈仍在舊宅居住、投射在生前用品、或隨時徘徊生者身旁,當成一種太大的失敗。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BK4y1h7JD/?spm_id_from=333.788.videocard.0

在〈[節目]俄羅斯《通靈之戰 》21季:「那你擅長什麼?」他說:「我擅長與死者工作。」〉中有 6 則留言

  1. 我某個室友也有過跟亡靈溝通的能力,他可以說出我一整天去了那些地方、見過的人穿的衣服特徵。這種能力對普通人來說其實很困擾,很容易惹麻煩⋯

  2. 任意招來鬼魂確實會有問題,西方靈媒雖然沒說這後遺症,但確實後來都有受影響。所以我對這能力(以及有這能力者)避而遠之。
    靈魂如果有太深的執著才會變成鬼,如果只是淡淡的掛念,應該沒有關係。

  3. 有聽過類似的說法
    但實際觀察
    靈界似乎不像物質界與人間這麼符合結構主義(比較流動 有點像夢境感)
    很多都是人的頭腦建構出的 連許多佛教說法的境界也是

    有時我甚至覺得
    我們跟死去靈魂的溝通
    是否是自我想像
    或只是讀取到宇宙儲存的訊息而已

    宇宙實像(或幻象)其實眾聲喧嘩
    很多層次
    所以很多都對
    也都不對呢

  4. 實相(錯字自我罰寫)

    某些訊息我覺得是從宇宙訊息場讀取的
    有些是比較執著的鬼魂
    後者我就會避而遠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