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劉仲敬《歐洲的感性邊疆》:國家多多少少會被想成像一個人一樣

上篇提到「人現實,國更現實」,其實,國家是去人格的代稱,本來就更冷冰冰的中性。但現實中並不然,國家之成為一個實體後,也會有機般長出「符號」及隨之的「符號認同」。

比如劉仲敬說:「從理論上來講,英國應該像是邱吉爾說的那樣:『只有永恆的利益,無所謂是朋友還是敵人』;但是實際上沒有哪一個國家是真正能夠按照這種方式來辦事的,它多多少少都會被它本國的國民、本國的政治家和外國人想像得像一個人一樣,具備一個虛擬的人格,且不能夠按照純粹的理性來辦事。」

所以,美國把自己想成「山姆大叔」、想成鷹(其實正式名稱是白頭海鵰、白頭鷲,Bald eagle);英國把自己想成女王,或者「約翰牛」;中國把自己想成龍、天子,現在還可能是戰狼。

而就有一堆熱情的人民搽脂抹粉,動用各種操控歷史伎倆,禮儀式定位,乃至各種通俗文本,加入塑造這個「人設」與「神話」的行列。但說到底,人設出生後,人就死了

我是很有文字技巧,很會包裝,很會幫人家做人設的。但面對現實、回看歷史,我習慣做卸妝思考。你說我冷,我說你癡。此所以「阿姨學」透露出的無情固然難嚥,但我還是啃之有味。

在〈[書評]劉仲敬《歐洲的感性邊疆》:國家多多少少會被想成像一個人一樣〉中有 4 則留言

  1. 承平時期,國家的人格會弱化,較像分眾的個人主義社會,但動蕩不安時,國家的人格卻會遠遠凌駕個人人格,決定國家命運,所以才會產生納粹,東歐共產國家,以及俄國普丁強人政治。

    最近看到美國牧師說,美國憲法從未表示政教分離,認為政治不該干涉宗教,宗教卻有權干涉政治,神職人員應告訴信徒該投票給誰。
    等待他者救贖的癡人,還是較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