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廣告狂人》第五季:有錢有勢的人總可以讓別人等待

結果,沒先繼續《鬼滅之刃》,反回到美劇《廣告狂人》,一天內看了多集,把第五季結束。

本季後面最大轉變是,財務總監萊恩挪用公款被男主角唐逼退後自殺,文案大將佩奇跳槽,瓊出賣肉體與自尊換來公司合夥人身分,唐的太太梅根,重返演員身分到處碰壁,終於在裙帶關係下獲得廣告片女主角的機會。

會讓我特別有感觸的幾段是,唐與羅傑去見一個大客戶,老闆讓他們等了一小時四十五分鐘,而剛看完的陸劇《三十而已》後段,王漫妮被說話陰陽怪氣、城府極深的鄭總第一次約見,枯等兩小時後秘書告知可先回家、今天沒法聊了,這樣相比也不卑屈。

有錢有勢的人總可以讓別人等待。連廣告公司老闆都可以被大客戶老闆這樣對待。

而我,從來不善等待。

其二,瓊被明示在爭取提案過程,要跟汽車公司其中一要角上床。這等於是公然幫公司賣淫。很想拉到這訂單的皮得來跟瓊商量,瓊先覺受辱峻拒,不料皮得繼續跟其他合夥人遊說,弄到好像只要給夠多的錢,瓊就可以賣身。最後瓊也的確在利誘下,決定和又老又胖的客戶打一砲。

從秘書做到秘書室主管、管理部總監到公司合夥人,當然是某種麻雀變鳳凰,我好奇的是,當幾個合夥老闆都知道你是做這個才得以和他們平起平坐,以後會用什麼眼光看你?你是拯救公司的英雌,還是以後有類似狀況就可要求你去「和番」?反正做一次和做十次差不多,現在你還是公司合夥人,為公司爭取業績是理所應當?!

其三,梅根放棄在公司當文案,並非決心迴避老闆娘這一「不公平」身分,而是少女時期未圓的星夢再次作祟,在衣食無缺情況下可以一再試鏡而沒有餓肚子風險。唐表面成全,但內心對老婆仍想當拋頭露面的公眾人物不以為然,還得處理梅根屢屢受挫的自卑受創情緒,也真難為他了。

倒是梅根母親瑪莉,風流雖風流,頭腦卻務實,她直接跟女婿說「有人有藝術細胞卻當不成藝術家」,誠哉斯言。越親近的人越聽不得真實的點評,尤其西方文化總要不斷誇讚小孩,就算沒有什麼優點也怕傷害孩子的玻璃心,瑪莉不好直接對女兒說,只能要女婿自己看著辦。

就跟《三十而已》裡的王漫妮,愛往上爬,但也得看到底是誰付出資源提供你往上爬,要不是有忽然出現的鄭總遞給她名片讓她找他,堅持離家時父親拿出本來想給她當嫁妝的幾萬元存摺,加上一到上海就有鍾曉芹租好的房子免費讓她住半年,她憑什麼時隔不到兩個月就又從家鄉逃回上海,發出「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站起來」的豪語?

很多人離開北上廣深這種一線城市,就是離開了,再沒有回程票。編劇讓王漫妮有,她就有了,但現實中卻未必。

一如,要沒有有錢老公唐的支持,梅根那一丁點理想,也只是又一個沒特色沒演技的漂亮女孩的後青春期妄想。

在〈[劇評]《廣告狂人》第五季:有錢有勢的人總可以讓別人等待〉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