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紙牌屋》第六季:都說它爛尾,其實是齣不好的新戲

忽然想到沒追完《紙牌屋》最終季,找出來看完。自從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因性醜聞出局,擱下許久,還是對換了製作與主創的第六季有點好奇。

結果從第一集就一頭霧水,不只是許多配角淡忘了,整個氣氛調子也陌生如新劇,甚至感覺像是在看白宮版《雙峰》(Twin Peaks),還是哪一齣易卜生風味的舞台劇?

除了一開頭前總統安德伍德不明不白死掉的鬼影幢幢,接下來極力鋪陳登上大位的女總統克萊兒和前白宮幕僚長道格的心魔重重,最後一集也結束在克萊兒與道格的對手戲中。

只是,鋪了八集哏,道格到底是顛三倒四的精神病患、精明的政治復仇家、還是偏執的同性戀者,整季下來依舊交代不清。

整季沒有國際大事、國內大事,只有新塑造的財閥Shepherds兄妹和他們來歷不明的二代,外加一個造型超像彭斯的銀髮溫順副總統,以及財閥力捧的非裔年輕政客(又影射歐巴馬?),經常愁雲慘霧地聚在一起,密謀對女總統不利。

但這些政治角力非常薄弱,許多事件起了頭又斷掉,不能解決時就直接殺人,連幾個很容易激動的新聞記者到底想對女總統怎樣,是想究責死掉的Frank Underwood,還是拉現任克萊兒下馬,抑或徹底披露道格等白宮黑幫集團(吸乾華盛頓沼澤?),我們實在看不出。

所以即便一群破天荒的女性內閣也引不起觀眾興趣,而之前幾季冷漠頑強的俄羅斯總統,本季竟然變成隨意出現在美國前國務卿的追思派對,又常與克萊兒視訊,簡直像個親切的鄰家老頭。美俄間既沒政治對抗,兩大元首過招也沒戲劇張力。克萊兒打算發動的核戰,更直接虛晃一招。

本來取消但後來「為了給觀眾一個交代」才續拍的第六季,很多人早說了是爛尾,但我會說它根本是一齣新戲,一齣不好的新戲。

戲不好,什麼表面的女性意識、女權主義,「我和他已經沒有關係」的「去男性化」(克萊兒改夫姓回本姓,甚至懷的是女兒而非兒子),都變成了虛假、欺詐和幼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