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藍調天后》:長期受虐族裔,難平常心面對好不容易掙來的特權或尊敬

《藍調天后》(Ma Rainey’s Black Bottom)主體遵守希臘戲劇特點「三一律」(three unities)時間一律、地點一律和情節一律,一查原來就是舞台劇改編。

故事描述美國第一代藍調歌后瑪雷尼Ma Rainey(薇拉戴維絲Viola Davis飾演),1927 年夏天某日與樂隊在芝加哥錄音的衝突。

中文片名有誤導之嫌,因為年輕小號樂手 Leeve「黑豹」查德威克鮑斯曼(Chadwick Boseman)才是主角。

影片用類似敘事手法表達不同憤怒,排練室Leeve的痞子言行初期有光彩,但多了開始討人厭,直等到他自爆童年慘事,樂手(和觀眾)被震撼後,也就包容他了。

歌后Ma開場極有魅力,但錄音日擺個臭臉姍姍來遲,發生小車禍也死不認錯,對經紀人、唱片公司老闆和樂團夥伴都頤指氣使,本來對她的好感也大打折扣(不管多有才華,我都討厭恃寵而驕到不尊重人的人)。

但休息期間,她與樂隊領班娓娓道來一番自己(為什麼那麼機車)的「抗爭哲學」,又讓樂手(和觀眾)比較包容她。

作為有長期歷史受虐紀錄的族裔,真的很難以平常心面對好不容易掙來的一點特權或尊敬。Ma已經上位,所以她認為要以暴制暴,狠狠欺負白人免得一不小心又被欺負——她本質是沒有安全感的。

在上世紀20年代,黑人也的確不應該有安全感。

而窮光蛋小夥子Leeve,也許確實有兩把刷子,但他寧可被樂團裡其他老屁股調侃,也要對白人老闆卑躬屈膝——他自稱是為了以笑臉攻勢換取可能的成功——自認這是生存策略。

其他資深樂手也對白人客客氣氣,但更知道他們是Ma請的樂隊,黑老闆才是老闆,如果兩者發生衝突拉鋸,他們得優先選擇站隊黑人這邊。

影片想傳達的是,笑臉不一定有用,黑臉臭臉有時還真的可以奏效很久——只要你夠紅、夠大牌、夠有賣點和貢獻。

這戲藝術風格強烈,像炭筆素描般有力勾勒黑人的壓抑與反彈種種矛盾,但終究是一小品,看完總有一點點「喔,就這樣嗎」的空虛。

可以很流暢地看完,但低下階層的自尊要如何建立,可能不是本片想給出的思想指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