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哪兒都是孤鳥」

陳峙維老師約一年前私聊我的話。因為喜歡,所以請他特地翻箱倒櫃找出,發在自選輯保存。

你到哪兒都是孤鳥。

你太會戳破大腸小腸了,人家頂多突破盲腸,你還加碼,所以註定是孤鳥。

你看事情都很快,超出常人,往往太快太清楚,沒有機會體驗被呼攏的假象帶來的短暫幻覺。

你不一定對外發布看破的真相,但你已經知道而無法與眾人一起迷幻了。

我不喜歡「孤鳥」兩字(孤星?孤峰?呵呵),但不能不承認「沒有機會體驗被呼攏的假象帶來的短暫幻覺」和「已經知道而無法與眾人一起迷幻了」這兩句。

真的是很有智慧的人才能看穿,「我的看穿」。

還有一個二十多年前飛碟電台節目部同仁,曾形容我每次從小房間走到大辦公室,就給她一種「安靜飄浮在空中看著大家」的感覺。

她這個描述我也喜歡——你看著別人,而別人看著你的看著——這算不算形而上學的「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在〈「你到哪兒都是孤鳥」〉中有 11 則留言

  1. 亲爱的大师,不必翻箱倒柜
    自选辑里就有喔
    我就说这怎么这么熟悉
    还是深深的觉得形容的再贴切不过了♥️

      1. 哈哈哈,是的,我想起來了,有一篇談「黑道朋友」的文,霸韓投票幾週之後刊出的。我竟然沒第一時間回憶起來。看來,雖然自2011年起,我就是自選輯忠實讀者,但我還是對自己日記裡寫過的文字印象比較深,可以翻回去找。

  2. 想起周夢蝶的一首詩:

    孤峰頂上

    恍如自流變中蟬蛻而進入永恆
    那種孤危與悚慄的欣喜──
    髣髴有隻伸自地下的天手
    將你高高舉起以寶蓮千葉
    盈耳是冷冷襲人的天籟。

    擲八萬四千恆河沙劫於一彈指!
    靜寂啊,血脈裡奔流著你
    當第一瓣雪花與第一聲春雷
    將你底渾沌點醒──眼花耳熱
    你底心遂繽紛為千樹蝴蝶

    向水上吟誦你底名字
    向風裡描摹你底蹤跡;
    貝殼是耳,纖草是眉髮
    你底呼吸是浩瀚的江流
    震搖今古,
    吞吐日夜。

    每一條路都指向最初!
    在水源盡頭。只要你足尖輕輕一點
    便有冷泉千尺自你行處
    醍醐般湧發。且無須掬飲
    你顏已酡,心已洞開。
    而在春雨與翡翠樓外
    青山正以白髮數說死亡;
    數說含淚的金檀木花
    和拈花人,以及蝴蝶
    自新埋的棺蓋下再再飛起的。

    踏破二十四橋的月色
    頓悟鐵鞋是最盲目的蠢物!
    而所有的夜都鹹
    所有路邊的李都苦
    不敢回顧:觸目是斑斑刺心的蒺藜。

    恰似在驢背上追逐驢子
    你日夜追逐著自己底影子
    直到眉上的虹采於一瞬間
    寸寸斷落成灰,你纔驚見
    有一顆頂珠藏在你髮裡。

    從此昨日的街衢;昨夜的星斗
    那喧囂;那難忘的清寂
    都忽然發現自己似的
    發現了你。像你與你異地重逢
    在夢中,劫後的三生。

    烈風雷雨魑魅魍魎之夜
    合歡花與含羞草喁喁私語之夜
    是誰以猙獰而溫柔的矛盾磨折你?
    雖然你的坐姿比徹悟還冷
    比覆載你的虛空還厚而大且高……

    沒有驚怖,也沒有顛倒
    一番花謝又是一番花開。
    想六十年後你自孤峰頂上坐起
    看峰之下,之上之前之左右。
    簇擁著一片燈海──每盞燈裡有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