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權靠欺負芻狗變成強權後,還掐住中間人的喉嚨

還沒出社會的世代,完全不反省或要求自己,而只批評那個已成的社會,有時是純真熱血,有時可能是卸責。

但基本上這社會處處示範的,都是許多真的該打該罵、但卻難以撼動分毫的森嚴結構。

(所以真要批評那個已成的社會,是完全不用擔心沒有話題或把柄的)

拿最新的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對緬甸的聲明吧,自2月1日政變後,安理會已對緬甸發出三項一致聲明,但說了等於白說。

不用管中共發言人華春瑩的「數人頭」論,單單以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現實,有中國和俄羅斯這兩票,就注定不可能完全照「西方價值」走。

新聞稱,4月1日安理會一致聲明「強烈譴責」緬甸暴力鎮壓造成數以百計人民喪生。

在法新社所取得的稍早版本聲明中,西方國家想要納入可能涉及國際制裁的「準備考量進一步動作」等文字。多位外交官表示,但中國大陸擋下了這段文字。中國大陸被視為緬甸最重要的盟友。北京方面並堅持軟化對「殺害」數以百計民眾的敘述,改以「民眾之死」來表達。還有外交官指出,俄羅斯也數度阻擋內文,因為莫斯科要求置入一句話,以對示威活動中有安全部隊人員死亡表達譴責。

一名要求匿名的大使表示,經過兩天協商,同時在中國大陸和俄羅斯數度要求緩和聲明文字,終在雖然協商冗長,但安理會最終仍達成一致口徑送出「非常重要的訊息」。

殺害人民不能說,有軍警死掉要說,譴責可以,考慮其他動作不行——這樣也需要折衝兩天才有結論。

也許某些國家覺得這仍是「非常重要的訊息」,是與中、俄纏鬥後「聯合國外交上的成就」,但譴責這麼咬文嚼字,更不會有抵制或懲罰。我看不出這對緬甸(或之前的伊朗、北韓和一大堆國家)有什麼威脅?

如果我現在是20歲年輕人,我讀到的「非常重要的訊息」就是:這是個爛世界。

這世界不但爛,政治不但黑,而且只有強權沒有正義。強烈譴責的背後往往一點都不強烈。

更不用說,那些有權力的人繞道而去、連譴責的樣子都不裝的許多事。

因為,強權靠欺負芻狗變成強權後,還掐住中間人的喉嚨,不許他們發出一點接近「正義」(當然有時候是偽善)的呻吟(不是怒吼)。

強權不但能控制當下的媒體,還修改過往的歷史,更可形塑下一世代的思考。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全包了。

所以強權(及其產物)生生不息,其他的仁義道德拿來妝點門面,顯示:我們還有這些訴求!我們並不卑鄙!你們也不孤獨!諸如此類。

年輕人,我這老人幫你們罵了。這世界真的是這樣,忙著,爛著,意淫著。

但就不活了嗎?就不努力了嗎?就不祈禱了嗎?當然不是。

只是,我們一直一直要自己先看清楚。別管許多衣冠禽獸們要包裝出什麼訊息,自己看清楚。

在〈強權靠欺負芻狗變成強權後,還掐住中間人的喉嚨〉中有 2 則留言

  1. 芻狗好歹是祭品,大拜拜時會尊重,過了就是打回原形
    總覺得這個比方比較像某個金魚腦的島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