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醒,還是「試著醒」?

暮鼓晨鐘的人很多。沉睡或裝睡的更多。

太魯閣列車出了事,開始檢討台鐵、檢討包工公司、檢討肇事車主個人習慣品行黨籍、檢討大官、甚至還可能檢討哪個企業、官員、藝人、網紅誰捐錢誰不捐錢。

這是社會集體一種「試著醒」的方式,但還談不上真醒,甚至未必是真的想要醒。

真想醒的人,是未雨綢繆,是聽到暮鼓晨鐘立刻起身梳洗,開始行動。是互相勸誡鼓勵、說服異議,忍受不便、長期投資。

從這角度,你便知道,為何我對時事又熱又冷,且跟群眾的冷熱方向常常有別。

前內政部長、台大土木系教授李鴻源經常發表國土問題,但不管國民黨或民進黨執政,政府高層與民意代表皆聽者藐藐。2021年4月5日他又稱,去年起旱災又開始連政府都帶頭鼓勵抽地下水,而過度抽取地下水將造成地層下陷與土壤鹽化,未來高鐵遲早出問題,也恐衝擊糧食安全

李鴻源表示,雲林到嘉義都屬地盤下陷區,過去每年最嚴重抽出21億噸地下水,將近7座翡翠水庫,因此在地盤下陷區要抽地下水,位置深度與水量都需謹慎詳細計算,大企業像是竹科、南科等地,一天抽20至30萬噸,這衝擊遠大於農民的淺層井,「我們承擔得起嗎?」

李鴻源指出,一般農民的淺層井,抽的量較少,對地層下陷衝擊量小,若上千位農民在抽地下水的話就會有影響,且淺層井很難全面普查,尤其農業縣都是選票,一般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直言,台灣什麼東西都是用選舉考量。

李鴻源更斷言,現在談缺水、8月談缺電、10月談PM2.5,這3件事的共通點,就是在台灣油價、電價、水價都不能談,因為我們用民粹操作所有事情,讓台灣轉型動力都消失,大家卻假裝看不到,「有一天我們會混不過去」。

在台鐵的社會傷痛(及某些不那麼純的「傷痛表態」)還沒結束前,忽然跑去提「未來高鐵遲早出問題」;當護國神山的科技業還嚷著缺水,你擔心「恐衝擊糧食安全」——李鴻源前部長若是去當網軍,那真的太不會帶風向與節奏了,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不少人(不只台灣,包括世界上許許多多其他地區的人),好了傷疤就忘了疼,你讓他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提前想像未來禍患,更會被嘲弄批判危言聳聽,製造恐慌,「都這個時候你還提那個」。

但吹哨人,或暮鼓晨鐘,不都是「這個時候提那個」嗎?否則,眾人皆醉我也醉,眾人皆醒我才醒,做什麼事都要一道才算「合群」才算「愛」才叫「站在一條船上」,算什麼吹哨與敲鐘?

為何缺水、缺電、空污是定期有節奏的問題?因為沒去治病,或者還沒治好,到季節自然又會發作。後知後覺的人每到發作皮癢時才抱怨,但醫生早就對哪時候病患可能的多寡胸有成竹。

一如對大面積、結構性的問題,古往今來先知先覺者早看到,早預警,早憂白了頭。但還是只能隨份隨力,帶領不了集體趨吉避凶,也只能自己示範小範圍的逢凶化吉

李鴻源這句「有一天我們會混不過去」,若沒人理會還屬萬幸,否則以當前民智程度,別有用心又特別愛生氣的人看到,可能要群起攻之說「藍營失意政客」又在詛咒可愛的台灣、唱衰偉大的台灣人了。

寫完發現,2015年3月21日我在本站就寫過一篇抗旱文,顯然那時台灣也是面臨「嚴重缺水危機」,哈哈哈,六年過去,要怨誰呢?不在其位的小民,只能一起默默祝禱「混不過去」的那天,晚點到來。

延伸閱讀:
「三個刪減」外,台灣抗旱還該有「六大政策」 

在〈是真醒,還是「試著醒」?〉中有 7 則留言

  1. 大概不想醒的居多,怨不了人。
    當一直強調民主,以民為先,最終不過為一時選票,民生基礎不存,不知上層建築何附?

  2. 好了伤疤忘了痛是通病。这边有太多的事故发生亦如台铁。出事当刻,政府官员来检讨,问责。但过后,一切照旧

  3. 疏洪道太多了,
    該留的水沒留住,一去東海不復返;
    疏洪道太多了,
    落選反而當大官,整個團隊直接搬;不想當官,還有國營董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