箕子與屈原

《易經》明夷卦說到箕子。然後又讓我想到屈原。

箕子是商紂王(帝辛)的叔叔。他勸諫侄子不成,也不離開。「為人臣諫不聽而去,是彰君之惡而自說(同「悅」)於民,吾不忍為也。」不想標榜自己的德而彰顯了君王失德。

箕子和屈原一樣報國無門,但抉擇完全不同。但沒有哪一種絕對正確。

箕子披頭散髮裝瘋賣傻,被紂王拘禁,但也苟全了性命,直到商滅。被周武王放出來的時候五十一歲,幾千年前這算老了。

易經明夷卦六五曰:「箕子之明夷,利貞。」白話是:採取箕子那種自掩其聰明才智的做法,這樣做有利於堅守正道。

明朝奇書《韜晦術》寫道:「愚如不足,則加以顛。既愚且顛,誰謂我賢?養晦之功,妙到毫巔。」

韜光養晦要到裝瘋賣傻,才能讓有權勢的人放下戒心,也真不容易了。

以前人沒那麼方便用腳投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然不得自由,只好苟全於亂世。

而且,這是場時間的豪賭。因為你不知道在能取你性命的強人面前,要裝多久、賣多久。

古人壽命短,但可能要隱忍屈服的時間很長,不知道那時候凡有點聰明才智(卻不能用世)的人要如何安立自己的信念,要如何覺得自己這輩子「有用」?

現代人沒耐性,管他的豁出去,是死是活早些了斷。你不給我成就感,你扼殺我自尊心,老子(娘)不幹了!

但「成就感」、「自尊心」這類現代名詞,在人類長河中出現的時間還非常短,在運用這些名詞前,古書上有種種其他心靈架構。

那時候,哲人追求的是貼合天道,不在貼合一己的想像(你當然也可以否定「天道」,認為那是某些人的想像)。

哲人渴慕的是把自己身心納入更大的架構,融為一體,而不在發明一個世間目標,死命追求。

現代人多半只想著自己,自己的名、錢、色、物、權、爽,哪有什麼更大的架構、更崇高的參考座標?哪有聖,哪有明,哪有道?

箕子願意等,因為他要等紂王自取其敗,他要把自己信仰的留待好時機、好對象,用出來救國救世。

而屈原以身殉,因為他認為等不到好時機好對象實踐自己的信仰,用出來救國救世。

屈原明著死,箕子晦而活。

更多人,不明不晦,繼續灰撲撲霧濛濛搖晃晃地。

在〈箕子與屈原〉中有 6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