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船破浪,看不了日月潭的美

2009.09.20為參加「九二一地震十週年紀念活動」,在白日見過久違的日月潭,曾寫過一篇「日月潭的幸福」。

你問我,這大陸旅遊團指名台灣第一勝景,有沒有更美?我得說沒有。沿湖的碼頭設施有更好,但愈蓋愈多的建築也讓人很難讚嘆。

房價當年創新高的頂級酒店「涵碧樓」之上(上圖咖啡色那棟),又蓋了龐然巨物「日月行館」,遊湖時巧遇當初台北之音訪問過的業務來賓,某生技公司負責人,她剛好住這裡,雙人房價牌告5萬元(新台幣),她透過關係拿到35000元。

我和水男孩一家八人當晚入住十人房5800元的民宿。境遇懸殊吧!還挺好奇想去逛逛那麼貴的旅館,儘管我對造型外觀不敢恭維。

在湖光山色旁,你是想凸顯自己的大,還是委婉襯托山水的美,這兩間頂級旅館的設計哲學立見高下。

被視為邵族祖靈居住地的拉魯島,被國民黨政府改名「光華島」,設置「月下老人亭」,供遊客膜拜祈願,每年舉行「水上集團結婚」,「去原住民文化神聖化」的意圖相當明顯。1999大地震後此島受創陷落,現恢復邵族舊稱「以示尊崇」,還展開「填土固島」工程。

神聖性可以自此回復?祖靈被打擾了幾十年,還可以安居在此?總之,目前僅限全球僅存兩百多人的邵族登島。

觀光客匆匆經過的那一瞬,誰會知道(或想起)這些事?日月潭的快艇非常方便,但方便的結果,所有景致的人文意涵也全部沈入湖底。

為了運量與運次,為了怕遊客「無聊」,似乎兩岸的遊江、遊湖、遊河行程,都無法停止不斷快節奏、高分貝、甚至插科打諢的「解說」。

於是,無語的山水,進一步被徹底世俗化,而顯得「沒什麼」。日月潭的美,真的無法從目前的乘船方式或開車繞湖中體現。恐怕還得從沿湖步行、騎腳踏車才能靜觀有得。

干擾遊客的還有宗教團體。台灣未禁止法輪功,但法輪功有組織地在大陸遊客一定會去的景點示威抗議,卻讓我反感。101大樓、故宮等地看他們布置、靜坐或無語練功就罷了,日月潭玄光寺碼頭上岸,買完被大肆渲染滋味的阿婆茶葉蛋,往玄光寺台階上,他們還拿著擴音器疲勞轟炸「中國共產黨要亡了!」等言論,連我這外人都起反感。

法輪功成員真的應該做下調查,這麼長年累月下來誰在台灣「脫黨」了?大張旗鼓這麼久,獲得什麼實質效益?陳列的文字照片書籍,究竟有幾位大陸客上前取閱(我從未目睹任何一位),達成他們要的「反對中共暴政」宣傳目標?否則,我懷疑為什麼各地政府獨厚這一團體集結示眾,如果大大小小各類宗教團體都群聚觀光景點對路人擺攤,台灣旅遊業還要玩嗎?

可不可以give me a break, give us a break?

世界上還有很多更環保、更優美、更尊重非教徒(甚至無宗教信仰者)的傳教方式、抗議方式。我討厭看到日月潭山林步道上,有人穿著制服拿大聲公對我嚷嚷。不管他(她)是要反對國民黨、民進黨、共產黨,還是世界上任何一個政黨。法輪功成員要求別人尊重你們自由時,請同時尊重他人自由,期許你們在這美麗的湖邊「悟」出更有智慧的方法。

玄光寺廟前石板地和碼頭邊,多年前曾有我和師兄姐夜間採氣禪定的身影,但俱往矣,不管是大環境的庸俗嘈雜,或者小我內在的形移勢轉。我只能同一般匆促的遊人,走馬看花地獵取雨霧中一二風景,奢侈地掌握那自以為清幽的剎那。

到底什麼是日月潭本在、常在的神質?現在問我,也不確定了。

在〈快船破浪,看不了日月潭的美〉中有 0 則留言

  1. 再美的湖光山色也經不起人們給以的庸俗化,
    美麗的日月潭亦如此,
    看來好山好水好景致
    真的要在人跡罕至的地方才能最原始的保留。
    再度重遊的您難覓
    「奢侈地掌握那自以為清幽的剎那」,
    遺憾。悵然。
    日月潭,寶島台灣的璀璨明珠,
    願可以重回那昔日的清麗。

  2. 不管怎樣的環境下
    我們看到的都是老師拍的清幽畫面
    也是透徹的走過了
    發現了别人看不到的美或不美
    雨天看過去有些清冷哦
    說到法輪功
    想到經常在人民幣上看到印在上面的宣傳鼓動口號
    不知道這樣的存在方式到底起到了什麽作用

  3. 感兴趣的是这入住5800的民宿感受如何?只要一切还不错,那就是很OK的事.看来快艇游日月潭确是游客主要游览方式,难怪当时问家中二老对日月潭的印象都说没太多印象:恰巧又是在大雨天时游览的:狼狈的穿着雨衣坐在船上,快速地拍下几张绿蓝色的日月潭湖水,以及让人随处可见岸边的高楼大厦,这就是当时两位家长的日月潭印象了.连那位最有名的卖茶叶蛋阿婆他们都没看到,导游就带游客匆匆离开了这传说中的日月潭.您相机下的日月潭很有朦胧之美,周边建筑也不多.法轮功在台的威力有多大,看了这图片后我感觉还真是不小.
    说到法轮功,真不知这功的魅力究竟在何处?大陆早将其禁止,而前些年法轮功在大陆鼎盛时期,我震惊地听说:曾经我就读小学的小学校长以及学校里评出的那位第一批特级语文教师都成了法轮功精英了。两位在中共大抓捕之时,一位被捕坐牢,一位谴逃到了美国。唉!这两位可是我当时很敬重的好老师啊!

  4. 当时我们学校图书馆都有很多法轮功的书,可以随便借阅来着。学校里练法轮功的人可真多啊,我们宿舍楼上的阳台天天被他们占了练法轮功 @@,然后突然有一天轮轮们就被灭了… 好在阳台又恢复了往日烂漫的气氛,不再神煞煞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