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血性不足的國家,幾乎註定就是被用來統治的」

范疇《被迫一戰,台灣準備好了嗎?:台海戰爭的政治分析》書中,反覆戳痛台灣社會懼戰又未積極備戰之心,其中以這一段最「傷人」:

一個血性不足的國家,幾乎註定就是被用來統治的。喔,說錯了,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一個血性不足的地方」,因為,血性不足的地方很可能根本不會成為一個國家,永遠只是一個地理名詞罷了。

承認我沒什麼血性,成長過程連架都沒打過,最痛苦的課是體育課,步校三個月也夠煎熬。但至少當過兵、當過後備軍人。現在該輪到年輕一輩了。

一個普通人不靠拳頭或許還能不受欺負地活下來,但一個國家的政府沒有拳頭,國民沒有狼性,那就別在那邊意識形態談個沒完耍嘴砲了。

談美國是否會幫助、保衛、馳援台灣時,范疇說:

台灣自己得先流多少血(死亡多少人),美國才會抵死防禦台灣?一人?十人?百人?千人?萬人?如果妄想台灣一滴血不流,美國大兵就先來替台灣人死,是否太天真了?
美國什麼時候會出兵攻打台灣?答案是不是很簡單了?當台灣被美國的敵人佔領時,美國就會出兵攻打台灣。請注意,是「被佔領時」,而不是「被攻擊時」。
在台灣島被佔領的最壞情況下,美國即使會奪島,也不一定奪的是台灣島:不同戰略考慮下,可能會先去奪海南島,迫使共軍三面作戰:南海、台海、東海。

從范疇在台出第一本書就關注了,當然多少感覺他一路書空咄咄,根本不會被任何一方認真聽進去,但他還在努力。

不必問蔡英文、蘇貞昌還是鄭麗文誰會先投降了,18歲以上的人都問問自己吧。

在〈「一個血性不足的國家,幾乎註定就是被用來統治的」〉中有 7 則留言

  1. 生活中有不同的挑戰,
    麻木是對自己好一點,
    但“被迫”我不覺得
    對有些人來說是必要的生意。
    哪管外部成本。
    對被視為外部成本的人的視角
    麻已是一種含蓄而冷淡的禮貌
    所以看不出血色鮮活

  2. 以前的中國籍年輕同事還一直說只要“搖尾朝貢”CCP政府就不會打,我只能在心裏翻白眼,反過來台灣這邊的都是拿著別國護照的喊打喊得最高調,一樣翻白眼。身爲實事求是的只有台灣護照的我,每次在中方人挑釁說要打的時候就問了:這樣做到底誰得了便宜?你的小孩也會受到戰火影響噢?對方馬上閉嘴。。。

    范先生總是問了非常誠實的問題,政客根本沒法回答,狂熱妄想的人也只能胡謅回應。我看臺面上這些愛台的人大概也只能檢討死人,根本沒人正視活生生的威脅,其實如果我是獨裁領導,這些人都應該踢出領導團隊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