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在亂世的自我承諾

「如果能為音樂市場做這樣一件事,最後一件事,也是挺美的。」

這句外人可能認為有點喪氣的話,我在電話這頭,會意地笑了。

當然,是有點苦澀的。

在一個令人絕望的時代,做任何一個帶點希望色彩的事情,總是發人深省卻又不免要先苦笑的。

儘管,所謂帶點希望的色彩,不表示當事人提供了什麼「樂觀」與「期盼」;可能,只是,誠實地悲哀。

「不要把其實是軟弱當成了看破,不要成為一個不需要憂傷的假人。」他這麼悠悠地說。

基本上,我們都軟弱。藝術的世界裡,豪雄不避軟弱。

真正的舞台上,不需要假人;再偶像的歌手,都需要有一次真情流露。

何況,李泉?

李泉的最新音樂作品,有些散漫,有些反文藝,直白得和許多人印象中的他大相逕庭。

他卻說這是七八年沒做個人創作,一兩年慢工細活出來的良心之作。

一張可能血淋淋扒開了表皮,卻讓人誤以為這人怎麼戴著另張面具的弔詭情境。

我很想說,我懂,我懂這種曾經自以為是天才,後來又自貶為塵埃,但最後,在飄飄蕩蕩的中年或前中年,懂得自己既不是天才,也不是塵埃。

無需靠定義滿足自己或他人,也許才是最中年的獨特智慧。

這些年,「音樂」和「音樂市場」早成了不同的詞。「歌」和「專輯」也徹底成了兩回事。

進入21世紀,所有媒體技術、道德與生態都改變了;明星出頭和泯滅的定義、方式與速度,也改變了。

我們觀看與傾聽的能力遭到天翻地覆,可我們內在需要被關心與理解的濃度,一點未曾減淡。

我們還是那麼無助,儘管我們也常義憤填膺。

我們自詡懂得更多,卻遺憾自己常常被懂得太少。

我們看似轉播了無數新聞、笑話與勵志格言,上載了海量自拍、側寫、獨白,但怎麼,我們都還沒有在人生裡學乖?

多數人,怎麼還沒在人海裡找到,真心的,至性的,一兩個伴?

對李泉的感覺可以很遠,他始終有音樂貴族的氣派和質感;但也可以很近,近得好像他在用迷幻慵懶的旋律,對你一個人絮說瑣瑣碎碎的弄堂小語。

那是塵埃裡的花朵,也是天才在亂世中僅存的,自我承諾。

在〈天才在亂世的自我承諾〉中有 0 則留言

  1. 人生鮮有交集的兩個人
    相遇時的高山流水遇知音
    憂傷的美文,回味卻溫暖
    句句發自肺腑
    真心的,至性的,有人找到了

  2. 很感人的一文。感性的我看得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尽管这文的主角是李泉。
    听过李泉的[没有你了]。从歌声中完全听得出他将所有的情感都融入这首歌里了。
    知音、知己总是在无奈无助的现实中彼此探寻生命的支撑点。在我眼里,李泉不应该归为流行歌手,他就是一个在简单之中赋予音乐最深内涵的歌者。他身上高雅的音乐才气里总会透露出弄堂里普通民众身上都能看得到的最简单的爱之语。也许他永远做不了最红的歌者,这又有何妨!能始终用音乐诉说表达自己的思想,这就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