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潘安邦

(2008.03.08電視「超級偶像」錄影合照)

等媒體版面都平息了,才寫給你。

我們認識也晚,你復出後才有數面訪問之緣,首次見面是你和韓賢光一起到民生東路銀河的舊攝影棚上節目,那時的你有點活潑的讓我不大習慣。

但你請過我吃飯,在藝人中寥寥可數。那是我們真正單獨好好談話的一次。

2010年我出《我,作詞家》,你熱心邀我去上你主持多年的佛光衛視節目介紹書,是我當時唯一上過的電視人物專訪節目。

八年前,你也邀我幫你填過一首詞「相信我」。

三年半前,我們和許多藝人一同參加埔里紙教堂的「九二一」十週年公益活動。出場前我不慎跌落溝道受傷,你第一個拉我上來,還建議取消在當地過夜,同坐培安的車子直接北返,一路為我說笑打氣。

都認為你是前輩,民歌時代就紅遍天的資深歌星,但你保持甚好,我總直覺叫你安邦,沒叫你「安邦哥」或「潘大哥」;這回見報才知道你民國43年生,也58歲了。

雖見面不多,但我們卻好似有點可以立刻講誠實話的相知。儘管,你總覺得我在這龍爭虎鬥的圈子裡,太低調消極。

你是藝人,當然有藝人保留的部分,也有生意人的世故精明。但我仍感謝你在我面前不做作不敷衍的真情。

去年聽說你又一度病重後出院,吃驚之餘曾傳簡訊問候。低調的你沒問我從何管道得知,但回說已經無礙,恢復演出工作。我便放心了。

你總是有你人前的開朗。

我猜,那時你已經知道除心臟問題外,另有重症,但怕麻煩別人的你,決意不說。

在你身上展現的前輩巨星和曾做過企業經營者的務實風範,在歌壇少有。

記得你說,天下哪有這麼好的工作,就算大陸商演奔波,每次也總唱那三四首歌,但你很知足,這樣就能賺到上班族無法奢望的收入,還可享受唱歌。

我知你只小小遺憾,當年公司要你跟蔡琴一樣發老歌專輯,仍在「白馬王子」形象階段的你拒絕。但你後來發現蔡琴靠老歌可以一路吃到老。但那時我沒說,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你靠著「澎湖灣」其實也夠唱到退休了。

結果,死神比市場更早讓你退下?

我能講的,都在這裡了。記者們可以不用再希望我透露什麼與你相處的故事,我不想老是因為有人過世受訪。

沒有其他關於你的趣聞或小八卦可講,只有一份淡淡但難能的友情,令我難忘。

壓下幾天,以為日子如常,世事不為任何人停止運轉。但寫完心情還是難受的。我認識且接觸過的又一人走了。

好走,安邦大哥。我會想念你的。

在〈悼潘安邦〉中有 0 則留言

  1. 還在想老師怎麼沒寫他
    原來還做過節目
    從老師寫的這些事發現他人挺好
    對於他的瞭解也只是那首《外婆的澎湖灣》吧
    又走了一位

  2. 看完這篇心情也是難受的
    雖然我也只是知道澎湖灣
    曾讓我的童年也充滿幻想
    此時媒體所謂的他影響了一代人
    而我卻有種失落與淒涼之感
    其實那天得知是很震驚甚至擔憂
    在想又有與您有過交集的藝人離開了
    卻沒想到到的是,私下里你們有這樣惺惺相惜的友誼
    樂融哥,來不及告別總有遺憾
    您深情細數過往的友誼祭奠此生的相遇
    往事歷歷在目,情意珍藏在心,請保重
    結束了人世病痛的折磨,安邦大哥,好走

  3. 走过了爵士、摇滚、电音,
    我们也常常忘了
    我们的心里仍然珍藏着民歌情怀
    很早就在电台和左邻右里家飘出的音乐中听过潘安邦的歌
    除了大家常听的,还有一些歌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比如
    爸爸的草鞋

  4. 看着这篇你叙述自己与潘安邦交往的点滴的悼文,我不知为何又一次流泪了。其实自己并非潘大哥的铁粉,但仍清晰记得第一次知道潘安邦的名字还是在80年代老爸从别人卡带里第一次翻录的台湾校园民谣。其中有费玉清、刘文正、还有一位就是潘安邦。也因此我认识了第一批的台湾知名男歌手,也永远记住了他们的名字和他们的歌。
    从文中看得出潘安邦为人是真诚的,而您竟能将他和你N年来交往的大小点滴都晰数的从记忆中翻出,让我深深地感觉到了你对潘大哥的这份情谊在与其生前言语不多的交集中。
    说实话,那天看到他走的新闻,我第一反映先是吃了一惊,而后平静的想起:似乎两年前从新闻上知道他这些年他身体一直不好,特别是心脏。看您前两天没提及此事,我也不愿主动提及(因为心想:快过年了,还是少提伤心事吧)

  5. 叶佳修和丁晓雯老师一样都是大学城的评委,民歌重要人物喔。
    李子恒老师是金门长大的,
    叶佳修和王杰都在金门服兵役。

  6. 因此有些感慨:这些入耳的流行歌曲似乎真是停留在从1983年(家里有了第一台收录机)到1995年,那些我听卡带的年代里了。唉!岁月啊!
    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听到潘安邦的歌时,小小的我只知父辈们都说这叫校园歌曲,“流行歌曲”这个词似乎那时我并不知道。

  7. 聚散兩依依,依依又依依
    雖然已模糊在我的記憶里
    再次聽到這首歌,腦海浮現的
    竟是那時的少女情懷
    聚也依依,散也依依

  8. 樂融哥受邀上潘安邦節目的部分珍貴視頻
    由我們的默默同學找到了,多謝!
    http://t.cn/zYcV8EZ
    第一次聽樂融哥有唱自己的歌《再回首》
    瞭解「平淡從容才是真」是他的座右銘
    他是真的愛您的這首歌
    雖然是前輩,無時不洋溢對您的景仰

  9. 看到2010年潘安邦对您的专访真是不敢相信,那时的他看起来挺健康挺阳光的,真是一点看不出多年身体不好的迹象。他的声音一如过去的好,因此真不愿相信,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没了。唉!
    [再回首]这首歌词我感觉是最具人生哲理的一首好词。记得不久前我也在您这里说过,我对这首歌词的直感:http://fc.ktchiu.com/?p=1221
    谢谢默默和coco!

  10. 前几天,我是几乎同一时间看到潘安邦、傅锦华(第一代刘三姐的演唱者)离去的新闻!一时不敢相信!
    我读中学的时候,正是台湾校园歌曲在内地热播的年代!《兰花草》、《捉泥鳅》、《阿美阿美》、《爸爸的草鞋》、《我们拥有一个名字中国》这些歌曲当年在我们中学的广播站经常播!这些歌曲也是我们班级或学校的晚会上常常会唱的曲目!
    读书的时候,并没有像现在这样能很容易买到CD或上互联网听歌曲,更不用说了解歌曲创作背景,词曲作者、演唱者的简介,更多的资讯都是从广播获得的。
    《爸爸的草鞋》、《我们拥有一个名字中国》在内地传播更广的是张明敏版本。《勇敢的奋斗人》(汪明荃粤语版《勇敢的中国人》)当年也是非常流行的!
    台湾民歌时代的黄大城、马兆骏、梁弘志走了,真的让人遗憾!

  11. 越是喜欢,越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遗憾自己本已定好的台湾之行没有原因的夭折,也因此,此生再也没有可能见他一面。那个我钟爱多年的歌手,从此只能像雨生一样永远活在我的记忆中,每年在纪念日的时候听他们的歌怀念他们,唱他们的歌想念他们。多的不想说,谢谢老师的文章,让我觉得我因为这件噩耗而沮丧悲痛的心是能被理解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