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夢想日記:終於看完日劇「海灘男孩」

借我錄影帶的女生寫信說去流浪了,這個週日才終於看完日劇「海灘男孩」。

一直覺得這是一齣關於「流浪」和「安定」的劇。兩個主角不約而同來到生命的轉折。一個看似玩世不恭,一個看似提不起放不下,其實兩個人都有極可貴的韌性,也都有極尋常的脆弱。

兩個陌生人的到來,衝撞了靜謐的小鎮,也喚醒不同人對待生命的新看法。不同的生命觀在這片無言的海洋匯流、觀察、分享。

一如找不到方向的流浪辛苦,安定其實也要付出代價。滿頭銀髮的民宿老闆,平靜多年,甚至自己都忘記了年少時的衝浪之夢。

堅定也要付出代價。酒館年輕的女老闆,為大城市裡的愛人甘願退讓,看著自己無法見面的孩子照片,每天笑臉迎人支撐大家,最後還自告奮勇頂下民宿,只為了讓自己和喜歡這片海洋的人守住一份希望。

我一直認為編導不讓兩位男主角廣海和海都結束前擁抱道別,有點刻意殘忍,但也很高招。因為這整整十二集,已經太像偷渡男同志情慾掙扎的偶像劇。整個夏天兩個人像冤家一樣共處共寢,互相打氣,互相吐槽。最後兩天,兩人一次在寢室、一次在海中打在一起,抱在一起,是徹底解開心結的慶祝,也是不言而喻的知己默契。那是哥兒們的方式,可是距離戀愛幾乎可以是一線之隔。

當然不要忘了這是主流大片——帥哥怎能輕易被當成同志呢——在寢室那一次,兩人一抱,編導馬上安排小女生真琴在窗外經過看到,淺笑,搖頭。在海中那次,不只真琴,連酒館女老闆春子都來了,兩人照例淺笑,搖頭,罵道「笨蛋」,然後加入男人們。

女人也許走不進男人的世界,至少可以「母性」流露。從頭到尾我們聽到多少次「笨蛋」這個詞出現,廣海、海都笑罵時說,真琴對臭男生笑罵時說,它幫忙遮掩了多少劇中人不敢想、不敢說、怕自己受傷的心情。

「海灘少年」小小顛覆了「成功至上」主義和「凡事從眾」的日本集體意識。「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海洋」,真的,夏天可以結束,可是思索和實驗自我生命的動力,卻永遠不該結束。與大家共勉之!

(1999.08.23)

在〈網路夢想日記:終於看完日劇「海灘男孩」〉中有 0 則留言

  1. 这部日剧虽不是我最爱的一部,但也算是很典型的短小系列日剧经典了。一个关于夏天、关于大海、关于旅行的故事。[笨蛋]这个词日剧中好喜欢用。用这个词有时是表示幽默,有时却是以此表达一种自嘲或自我化解当时尴尬的气氛。
    看到文中[笨蛋]一词,我首先想到的又是赤名莉香,日剧中我永远的最爱。一时,眼泪又快流出来了。
    中毒这样的深,我完了!

  2. 瞬间想起这部剧在此时提及是多么的贴切:不知不觉现在已近2013的夏末了。这个酷热的夏,无论是喜欢还是生厌,它终将过去。那热时的极不爽,在此时竟让我有了几分依恋。也许是真的突然意识到又一个夏快要离去了,所以倍感该好好珍惜、好好品味接下来这很有限的夏之尾声。
    又想用今年的一句流行语来表达我对今夏之情: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酷夏。感谢在这个季节让我感受了这般的热。夏天不就是该热吗?如果不够热,又和春天、秋天有何区别,这真是一个特别真实的夏天。
    一如《海滩男孩》,夏天终究结束了,但彼此依然可以继续前行在这条铺满希望的海滩之路。
    [我爱大海
    看那波涛卷走我的悲哀
    任它沙滩再长海鸥暄哗
    我作我的梦
    我爱大海
    看那蔚蓝藏着我的未来
    想像着每个港口都有收获
    用青春陪自己兜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