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解密」:所有人真的想知道所有真相嗎?

2013金馬影展選片。「危機解密」(The Fifth Estate)緊湊、生動,攝影和剪接給觀眾壓迫感強,相當呼應「維基解密」(Wikileaks)網站在全球掀起的滔天巨浪。

但不世出的電腦怪才和合夥人反目成仇,不免令人聯想到2010年的「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比較起來,我較喜歡後者,也預言一般觀眾會較喜歡後者。

除了在知名度和實用性上,Wikileaks完全沒法跟Facebook比,也因為「社群網戰」集中處理創辦人馬克薩克柏(Mark Zuckerberg),本片卻有點難以確定男主角是誰?你說是創辦人朱利安阿桑奇(班奈狄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飾演),但主要視角卻是崇拜他、追隨他、但最後否定他的丹尼爾朵姆謝特伯格(丹尼爾布爾Daniel Bruhl飾演)。

而且後者有親情戲、感情戲、友情戲,戲份更儼然是男主角,但卻是顛覆拆解了創辦人英雄地位的一個角色。後者退出後出書,引發電影公司拍片的興趣,但這樣的拍攝角度,卻也讓「維基解密」數位媒體革命者的地位,蒙上陰影。

機密本身已經充滿了陰影(那些可怕骯髒的國際角力與串連),連洩密與解密的平台和團隊也充滿陰影,這對一般大眾實在有些辛苦,情緒也有點負荷過重。

但你不能不佩服編導還是說好了一個故事。只是這故事並不如「悲慘世界」那樣的片尾,靠一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就讓人熱淚盈眶地以為革命成功。

現實中,革命從未完全大功告成。

揭弊與告發的背後,世界依然由不同形式的政經軍教媒等強權決定著主要規則。「維基解密」固然某程度永久改變了許多統治者資訊流的把關,但也很難真說它帶來了什麼前所未聞的真相。

在這無需真相我們已經覺得當權者夠笨夠壞的大時代,多知道一條政府殺人或財團黑心的內線消息,真能徹底翻轉彼此的權力關係?

恕我悲觀,社群網站解放了大眾的發言權,但也從而以平台帝國之姿,某程度綁架大眾的發言權與認知權。一如揭秘網站大幅超越了傳統媒體揭弊的效能,但也扶植起另個(可能帶點殘暴偏執的)新媒介暴君。

更恕我悲觀的是,普通男女老幼的人性,口嚷著「知的權利」,但並沒能力負荷面對一切真相。這世界太多醜惡,實在不符合一般人大腦產生的心理自保自慰機制。

本片的嚴肅,不在劇情,而在這些思辨。

在〈「危機解密」:所有人真的想知道所有真相嗎?〉中有 0 則留言

  1. 太同意老师观点了:
    ”現實中,革命從未完全大功告成。
    揭弊與告發的背後,世界依然由不同形式的政經軍教媒等強權決定著主要規則。”
    不由得人想起最近曝出的监听事件。看这一幕幕戏。

    德国《明镜》周刊
    文件指出,美国在全球约80个地点设有特殊情报搜集部(Special Collection Service),该刊网站发布的短片显示,香港、北京、上海、成都、台北等亚洲城市榜上有名,美国在东亚两个盟友韩国与日本则不在名单之上。
      据法新社11月2日报道,德、美两国将签署一份互不监听协议,协议内容将于明年初敲定。
      德国《明镜》周刊也报道,德国与美国已经同意彼此不进行间谍活动。”

  2. 是啊!面对这个社会上的种种坏人坏事,我们真的有胆面对?真的想知道吗?坦白说有时我宁愿活得糊涂些。
    一如《财经眼郎》便是我平时又爱看又怕看的一档节目。因为其中的诸多真相让我会对生活的这个环境越来越去信心。有时我想知道真相,但有时我又怕知道真相,如此矛盾都因我只能生活在这个国度。没有移民的能力,所以我只能选择性的想知道和不想知道。

  3. 关于1楼提到的监听门,其实任何一个国家都在监听别人,和被别人监听中。彼此其实一直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于监听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白了,谁有本事谁都可去监听你想去监听的对象。就象“间谍”一词是贬义词,但“国安人员”就是褒义词。其实两者是一回事。只是各自站的位置不同;任何一国的“国安人员”在别国眼里都是“间谍”!

  4. 补充3楼:我国称的“国安人员”,国外大多称“情报人员”,但均是褒义。但“间谍”一词多半就不是什么好意思了。其实三者实际是一回事。

  5. 很妙
    美國需要德國幫她在歐洲看家
    所以屈從德國抗議簽訂互不監聽協議
    那英法等就自認倒楣囉
    而且所謂的協議是否表面說一套實際做一套
    我想誰都沒信心
    但上回維基解密曝光的外交文件中
    美國對德國政壇充滿負評及奚落
    德國內閣間互相告洋狀
    想必讓德國很丟臉
    連強國如德國都如此
    美國在台辦事處官員約談台灣朝野政治人物
    大家爭相在美國官員面前說真心話
    兼批評同僚及對手
    相形之下實在沒什麼

  6. 是啊,他们的协议未免太狭窄,
    就两个国家,其他的国家怎么办呢?
    规则还是应该有的。即使大家都知道
    就算联合国通过了更大范围反监听协议
    也不能完全有用。

  7. 规矩都是死的,人是活的。
    制定法律的就是违法者。
    这两条就够了吧?
    博弈嘛,得失计较或者利益交换。
    协议的价值也不全在协议的字里行间。它自身也可以变成筹码,用来讲讲条件,要挟要挟人。
    愿意探究真相的人,即使真相惨不忍睹沉重难负,也愿意,因为"宁愿醒着";不愿探究真相的人,即使能够直面真相,也视若无睹。所以老师不要担心,每个人都会作出自己的选择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