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內克的導演秘密」:所有觀眾都是導演的受害者

府中15選片。重看紀錄片「漢內克的導演秘密」(Michael H. Profession: Director),還是有想打瞌睡的片段,但多注意了些細節。

比如他說「所有觀眾都是導演的受害者」,這是高明的自謙,但好導演的施虐,顯然品質遠高於壞導演和壞作品。

比如他承認從未想靠電影安慰安撫別人,因為他相信讓心底深處與恐懼直接接觸,才是化解之道。

但很顯然,電影還是虛假的,就算演員真挨了巴掌,也不可能真挨刀子。漢內克讓我們直視許多血刃畫面,但那還是做出來的,而且入戲的演員「直面恐懼」的成分遠大於導演與其他旁觀的工作人員,更不用說觀眾了。

我的意思是,所謂坐著看電影直視血腥暴力,跟你真的被槍打棍揍強暴擄掠燒殺還是完全兩碼事。導演以此為一種肉身修行,並無法說服我。

就好像片中有人問他為何喜歡呈現那麼多暴力,他直言因為他也很害怕,太簡略的答覆讓訪者有點問不下去,但我知道他的聰明在驕傲些什麼。因為答案真的已說完。

因為害怕,所以拍攝,因為害怕,所以想暴露揭發,但,一如前述,這樣的創作結束,與斬斷內在恐懼之源依然無關。

所以,我還是認為他在片場僅管有幽默親和一面(也被拍到破口大罵時候),但漢內克內心深處肯定有許多黑暗蒙蔽偏執顫慄之處,那是他想要以利刃般的鏡頭美學不斷清洗,也不可能完全洗亮的地方。

在〈「漢內克的導演秘密」:所有觀眾都是導演的受害者〉中有 0 則留言

  1. 任何内心的恐惧透过作品反映、揭露出来,无助于缓解心中的害怕,而只是为单纯的呈现。呈现出来的好处是让自己更能真切的面对、直视,从而稍微创造些见多而少惊的机会。
    PS.实在睡不好,偶尔吃片安定无妨。此药对人体一般没什么副作用。知晓的一位老先生,每天都依赖此药才能安睡。身体也很好,耳聪目明,直到活到了100足岁。知道您平时基本不吃西药的。所以,这只是我个人的小建议而已。
    最近我睡得还好,中途爱醒的情况少多了,一觉能睡到六七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