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書長萬萬歲」:面對權力的自省與放下

「秘書長萬萬歲」(Viva La Liberta)是知識份子肯定叫好、一般觀眾可能覺得笑點不集中但還算可以的電影。而我,有複雜的感受。

首先,以類型看,這是從黑白片「真假公主」到近年韓片「雙面君王」的哏,一人分飾二角,且必定有朝/野性格的差異,一個壓抑必然另個就奔放。本片並無太多創新。

但本片這一真一假,流露出的銀幕魅力卻差距過大。每次一演到冒牌貨,戲就好看逗趣;一回到那落魄陰鬱的真貨,戲就悶。這樣算起來,本片若要視為喜劇,有點落漆。

但我也看到某種新政治片類型。不再是爾虞我詐的激烈爭權,反而是面對權力的自省,甚或放下。

類似「落跑教宗」(We Have A Pope)裡儲位者對於是否承接大任的猶豫到出走、「出櫃行不行?」(Four More Years)裡在野黨主席的同性戀自我認同,本片也是在野黨秘書長不告而別的自我沉澱與抉擇。

但本片的出走與回歸,有點過於舞台化(一如冒牌貨去見總統那段)。有那麼長相酷似的弟弟,從未引起本國人注意?在義大利怕被認出而去法國躲在舊女友家中,沒幾天卻光明正大去電影劇組打工(歐洲諸國對彼此重量級政客應不致那麼不熟吧)?不管老婆就搞消失的嚴肅老男人,他鄉卻有舊情人、大膽妙齡女和小女孩接二連三紛紛示好,讓他重拾信心,這「沉澱」會不會廉價了一點?

我也不知道為何義大利政壇,在野黨秘書長儼然比在野黨黨魁、執政黨黨魁、執政黨黨鞭、國會議長,都來得舉足輕重?所有人圍著他的動向與意向團團轉?

從天而降的弟弟博學幽默自由浪漫,出口就是高蹈的知識份子會埋單的詞句,競選演講或受訪都有如另類佈道,角色塑造的確迷人。但,對於國際政經軍複合體略有所知的我,從那些漂亮話聽不到策略、步驟、計畫、支票,甚至談不上對現實的精闢分析。

嚴厲一點說,這樣一位不受組織控制、自由心證、我說了算的類「哲學家皇帝」,非但不可能在21世紀順利遭黃袍加身,一旦當選執政,我也敢斷言他不可能讓官僚機器政通人和、齊心效力。

但,義大利影帝托尼瑟維洛(Toni Servillo)功力還是不在話下,統合了這麼多難以說服我的情節,展現出進退兩難的男人心情。

也許,因慕名而去,我對本片的深度期望稍高了。

在〈「秘書長萬萬歲」:面對權力的自省與放下〉中有 0 則留言

  1. 片中主角的政黨是「左翼政黨」
    片中就有歐洲左翼政黨大會
    而左翼政黨(尤以社會黨為代表)的日常負責人就是秘書長
    共產黨則稱之為「書記」
    所以秘書長地位就是黨首
    相反這些政黨的「大會主席」都只是德高但已離開權力核心的人出現
    只是路過,多言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