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情人」:新時代版的「眾人皆醒我獨醉」

看「雲端情人」(Her)總讓我想到「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儘管朋友中至少一個人會反對我這麼說,因為他很愛前者而不愛後者──同樣是視覺、聽覺製作精良的商業文藝片,同樣有拘謹不帥的男主角上演(大陸所謂)「屌絲的逆襲」,從一段旅程找回自己存在價值。

但「白日夢冒險王」回顧岌岌可危的舊科技(底片攝影),「雲端情人」則著墨人工智慧+虛擬實境的新工具,男主角從依賴到愛上了某項商業販售的作業系統。

這樣的點子當然很棒,有警世作用也有一點超現實,骨子裡跟時下的網路和3C科技成癮差不多,但卻被編導史派克瓊斯(Spike Jonze)巧妙包裝進真愛的探討。

大部分時間僅有男主角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一人與純屬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配音出演的女主角「莎曼珊」互動,難度不亞於眾多對綠幕做戲的奇幻動作片演員。也因此影片必須借助更多高超的攝影、剪接、美術和配樂,營造出非典型劇情片的浪漫詩意氛圍。「白日夢冒險王」如此,本片亦如是。

但原諒我並沒有被這一場鏡花水月(卻又在片中刻骨銘心)的感情打動。相反的,同樣有點憨傻有點眾人皆醉我獨醒(或者眾人皆醒我獨醉?),我倒真被「白日夢冒險王」裡男主角短暫但勵志的冒險打動。

再說白點,硬要二分,本片較容易獲得女性或偏女性氣質的觀眾共鳴,而一般男性或偏男性氣質的觀眾,則可能覺得不免做作、囉嗦、冗長。

我雖不man,在戲院的感受卻屬後者,而且在(顯然非喜劇橋段)發出不少輕笑。

主要我對影片設定的作業系統能如此「維妙維肖」、「活靈活現」的擬人化,始終未能進入。這一關未被催眠成功,對男主角後來的移情、鍾情、迷情、傷情到懺情,就大大失去著力點。

不是我真不能與科幻片同理,而僅僅是無法對主角的遭遇徹底同情。

但看到最後,我忽有新的體會:如果不把這外型形似手機的內建作業系統,當成極為高端的科技結晶,而反過來把它視為某種新時代版的神之福音,那麼那些特別動人的話如「我屬於你,但不專屬於你」、「我同時愛的人愈多,愈懂愛」之類的邏輯就變得非常好懂,而且天理昭昭。

只是,畢竟這可能僅屬我美麗的誤讀,因為哪有一個無所不在全知的神性,會想與個體做愛?如果想慫恿與凡人做愛,基本上可斷定是邪靈。但當然,這是論修行的題外話了,「雲端情人」畢竟還是唯美的愛情片,不是靈異片。

一如男主角正職中代客書寫的那些抒情、溫柔的手寫體信(仍是電腦打出來的仿手寫體),美則美矣,我感受的卻是未來人際的虛假荒涼與溝通的笨拙。而劇本還安排女主角自行做主把這些公務上的信交給出版社出書,讓男主角感動不已(這些信應屬公司財產與客戶隱私吧?),我則想到「中央車站」(Central Station)片頭代客讀信的那些鏡頭,遠比本片處理來的深沉有力。

此所以「中央車站」是經典,「雲端情人」,是嗎?

在〈「雲端情人」:新時代版的「眾人皆醒我獨醉」〉中有 0 則留言

  1. 又一部奇片,連情人也可以雲端了
    連書信也可以電腦代勞了,連…也行?
    坦白講開始我看得雲里霧裡的
    還是超級期待白日夢冒險王

發佈回覆給「coco」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