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黑社書法課2:屋漏痕

因為鄭華娟的咖啡課結束,民藝埕老闆周奕成(也是我們書法課同學),好心地讓我們從三進三樓搬到二進二樓的這間「墨中間」──聽名字就該在這寫書法的漂亮歷史建物。

因為地板是樓下用十二根木樑支撐的,不可承重太多人,連大步走跳也會感覺輕微震動。

但真的是個適合怡情養性又聚氣凝神的地方,讚。

這堂課主題叫「屋漏痕」,老師在女兒牆內以水滴流下示意,筆法的遲速之間,會造成行進濃淡不同。

我想到雲門的舞作「行草三部曲」之「狂草」,巨幅宣紙讓墨汁流下,地心引力造成的蜿蜒,和舞者奮力抵抗地心引力的跳躍,恰成對比。

而無論舞者或墨流,都有種不可預知的美。

老師也選擇了褚遂良體為我適合的摹本,先示範褚體書寫學員姓名,各自回家練習。

雖是練習遲、速,但還是以橫、豎為題,只是不再由小方塊往外,左手的輔助支撐反成干擾,這堂課我們等於被迫練習懸腕。

我從小寫字,最拙懸腕。剛好來吃苦。

仍要有上周的佈白觀念存心,但主要不再堅持「每條線一樣直」鐵一般的紀律(當然能直還是最好啦),而在練習不同速度的感覺把抓,體會在停頓間墨色的濃淡強弱曲直。

於是,我雖手抖得厲害,但也被稱讚寫出的線條有「詩意」。

隔壁建築師同學就比我有鐵一般的紀律,直線橫線都接近製圖,控制力比我好多了。

但我到這年紀,往往能體會世事難料,控制不了就不妨欣賞不控制的樂趣。

雨水浸溼牆壁、屋頂,造成的漏痕斑駁,純屬自然物理情況;運筆寫字則既靠視覺與肌肉互動所為,又多多少少受制於人為控制不了、姑且名之為的「環境作用」。

兩堂課下來,不管短長,水平線的確比垂直線容易書寫。我的懸腕寫直線,不似鋼筋編排,真如空中柳絮了。

在〈土黑社書法課2:屋漏痕〉中有 0 則留言

  1. 有氣質的書室有氣質的臨摹
    不禁疑問台灣的書法老師都是這樣授課嗎
    難怪很多人都一手好字
    有種自己也能練好毛筆字的感覺
    我猜氣色很好的樂融哥背後是自己的小書桌
    修身養性中習書,加油加油!

  2. 老师的手腕一直容易酸痛
    严重时键盘都不能打
    长期伏案煮字
    总会有不适或病痛
    现在选书法课
    真的有
    "为了美
    用一生"
    的气势
    还让我跳线地想到"朝闻道"啥的
    我好喜欢"屋漏痕"这三字

  3. 两篇书法课读下来,感觉学书法与练武(习武)很有共同处。唯不同是在表象:学书法看似静,实为在用全身心的力气;而习武看似全身都在运动,但其实内心必须静。所以感觉这学字与习武实在是同门师兄呀。(因为刚看了部武打片后读到本文,所以自然将两者联系起来了。呵!)而书写时的墨流的确是书法这种特有形式才能表现出的未知美。只是那墙为何叫女儿墙呢?不太明白呀。
    提到书写时手抖,让我想到小学学写毛笔字时一件趣事:有两个高我一年级的同学暑期练毛笔字时问我,是否手抖写出来的字好看?当时我认真地答道:写毛笔字就是需要手抖。手越抖说明字写的越好。两人听后竟认为我说的非常有道理,从此这两“傻”同学并以此为练字的“圣旨”。哈哈!(其实我并非故意逗他俩,只因当时我确实以为手抖就能写出好字)
    您在这么间雅室里武墨真好。看你自拍照笑的好好,真给人以神清气爽,气定神闲的观感呢。
    晚安!早点睡吧,陈同学。:)

  4. 无论是计白当黑、还是屋漏痕,或是女儿墙,通过您的这两次课真是让我又长知识了。由衷感叹中华文化实在是博大精深呀。
    只是也因此感叹当下又有多少国人会对此有兴趣呢?也好奇您读的这个书法班学员主要是由什么类型、什么年龄段的人组成的。

  5. 哈哈,我练书法主要就是奔着悬腕去的,臂力练好了,书画都可通。往往练得一身汗,不知有否减肥效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