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愛與拳擊手」:四十多年感觸萬千伴侶生活

2014城市遊牧影展選片。「小可愛與拳擊手」(Cutie and the Boxer)入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一定能幫助這對藝術家夫婦在黃昏之年贏得更多矚目,也對他們畫作銷售有幫助,但本片究竟是甜酸苦辣,不同觀眾看了可能感受大不同,當然這也就是成功藝術的魅力。

旅居紐約的日裔藝術家篠原有司男、原乃梨子是師生戀,她19歲愛上41歲,閃電結婚、懷孕,旅美藝術家之路變成只能當忍耐的妻子、慌亂的母親、無酬的助手,本片妙在不以遠為知名的男主角為主體,而把他的飛揚跋扈狂熱當成背景,由這一看似文靜的女主角負起描述彼此四十多年感觸萬千伴侶生活的主述。

從現實主義者看,絕對不要當窮藝術家,到八十多歲還得受制於藝評人、美術館、畫廊老闆和媒體,即便有名,作品換不成錢,照樣捉襟見肘。

從浪漫主義者,他們多令人羨慕啊,夫妻同事藝術,有共通話題,能彼此體諒(?),吵吵鬧鬧四十年,女人終究如蚌殼磨成珍珠,也有自己受肯定的創作意義,兩人還如此有情趣的共同入鏡留下一部紀錄片,多有趣啊。

我和同伴則都關注:女人終就如此可憐,年輕時迷戀於師長般的創作者、亦步亦趨於他的理念,但這中年非帥哥一夕春風後可以立刻臉不紅氣不喘跟女學生借錢,搞大肚子結婚後繼續酗酒宴客,對現實不支持自己偶爾醉後痛哭。養出一個男孩得不到父親榜樣,也成了敏感羞怯的酗酒潦倒畫家(現在在做甚麼並未交代),在片中偶爾出現卻一看就令人(捕捉到他的失敗模樣而)心疼。

所以我不會說這是浪漫的電影,儘管鏡頭下兩人活力十足,也有些珍貴的往事記錄(我總好奇某些段落到底當年是誰在記錄、誰用這麼藝術的手法記錄?),兩人在鏡頭前創作出的作品也的確具啟發性,到結尾都還生氣蓬勃。

但我認為這是個為難的、心酸的、女人受制於男人、孩子受制於父母、窮藝術家受制於資本市場、難以說政治正確但絕不罕見、老少配異性戀愛情故事,也是如男主角自剖,「被藝術這惡魔拉著下地獄」的人生寫照。

在〈「小可愛與拳擊手」:四十多年感觸萬千伴侶生活〉中有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