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歡歡-于佳卉

開麗製作公司所屬的少女組合「憂歡派對」,是當時負責企宣發行的飛碟唱片副總經理陳大力命名的,我負責專輯文案和新聞資料撰稿。

「憂歡派對」成軍僅兩年,第一張和第三張是專輯,第二張是與小虎隊合輯,我在前兩張作品都寫了主打歌詞,包括1988年6月發行的首張專輯三首歌:

告別17,微笑18(電影「同學會」主題曲、美爽爽茱莉雅少女化妝品廣告曲)

思念就像一首歌(後來蘇有朋翻唱過)

誰在捉迷藏(電影「丑探七個半」主題曲,和楊立德聯合填詞)

1989年1月發行的第二張合輯四首歌:

新年快樂(憂歡派對、小虎隊合唱)

我要戀愛

我最初的等待(和林惠美聯合填詞)

你是我幼稚的情人(歡歡-于佳卉獨唱)

雖有兩家公司資源力捧,但最終市場接受度不夠高。尤其,在那個實體盜版橫行但紅的專輯動輒仍賣出數十萬張的年代,她們第一張實在辛苦。

更何況,她們師弟「小虎隊」隨即以單曲「青蘋果樂園」席捲半邊天,一組新人紅與不紅差異立顯。就算被稱「師姐」,又如何?

坦白說,「憂歡派對」的名稱新穎,但當年就有很多人覺得「歡歡」不夠「歡」,她的臉型略長,眉眼不笑時很顯憂鬱。

反倒「憂憂-蔡雨倫」,儘管個頭小,看來文靜,但眉宇間幾分剛強,並沒那麼柔弱。後來還考上台大土木系。

但為了做出團體的對比,于佳卉也只能儘量笑、笑、笑。

多年後,我在「後宮-甄嬛傳」裡,看到飾演甄嬛旁邊「浣碧」的演員藍盈瑩,竟感覺古裝扮相的她神似「歡歡-于佳卉」。

一如絕大多數合作過的藝人,跟「歡歡」沒單獨相處過,不曾聯絡,連合照都沒有。包括後來演戲的她、婚姻中的她、談話節目裡的她,我都不熟悉,僅三不五時從報紙娛樂版看到她的消息。

然後竟是這最後一則人生落幕。

唉,人生很苦,真希望少看到一點這種藝海悲歌。

在〈悼歡歡-于佳卉〉中有 0 則留言

  1. 有些人曾經那麼鮮活的在自己的記憶中存在過
    後來在歲月裏漸漸的淡化、淡忘
    當有一天重新又有的消息,竟然是這樣,真令人唏噓
    原諒我一直沒分清楚歡歡是誰,當時沒有這麼便捷的網絡
    只記得青春的我曾經非常羨慕憂歡派對長髮飄飄的那個女孩
    夢幻般的美少女,唱著“讓我鼓起所有的勇氣向你說聲新年快樂…”
    當時就想,那麼美的她也要鼓起勇氣呢
    但這應該唱出了少男少女們普遍的情懷
    如果說以前鄧麗君,鳳飛飛的離開是一個巨星的隕落
    對我個人記憶、情感似乎沒有那麼沉重、感慨
    歡歡的離開讓我驚覺,有種該正式與青春告別的感覺
    我們一起走過的青春、無憂的歲月去哪兒了
    有人不堪重負匆匆決絕的走了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當年的少年已不再年輕
    該告別的總要告別,只是不想是這種方式
    願她在另一個世界裏真的可以一直笑、笑、笑,歡歡一路走好!
    謝謝在成長的歲月裏,一路有樂融哥寫的歌,我們的青春無與倫比的精彩過!

  2. 在欢欢离开后,我才初识她。所以,她对我来说是个新人,是个陌生的已逝“新歌手”。欢欢不欢的人生大结局,或许才是最真实的[欢欢]。
    你为她所写的这几首歌,我要好好听听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