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嘉:意在言外的嚴肅或蕭索

「婁燁:人的風景」聯合參展作品。

韋嘉作品讓我想到俄國小說。不是說其沉重厚大,而是某種意在言外的嚴肅或蕭索。

第一張圖的兩人,像在垂釣,也可能只是呆坐著有一搭沒一搭講心事。左上方佔據視線的一團橢圓狀物,很難辨識,卻以氣泡般的載具漂浮。

我們不必被不夠清晰的主題絆倒,只要隨便移目到男子下方,就發現那草葉與背部的處理,直與橫的線條美好地交叉,顏色也和諧動人。

下方的明亮,和上方的重彩也形成對比。讓人不知道兩人垂釣的是不是有遠景的未來?

畫家的草葉又一次吸引我。牆上的樓梯,和屋旁枝幹、遠山形成層層疊疊的關係。那些枝葉像是寫實的前景,又像是寫意的樹影,就這麼彷彿多焦點的散漫著。

看久了,那窗框甚至不像在牆上,牆都隱沒了,窗子反倒只是森林間一面想像的鏡子。

第三幅非常像婁燁的電影,那些交歡的男與女,複雜又奔放的情緒,我喜歡他省略的肉體筆觸中,多加了些隨意的線條打破那想當然耳的三人關係。

這是講情慾沒錯,但是怎樣的三人行,畫家沒想讓我們那麼容易窺破。

在〈韋嘉:意在言外的嚴肅或蕭索〉中有 0 則留言

  1. 图一我看到的正对两人左上方的那个椭圆像是个模糊的赤身人形。
    画二中的那些枝叶很有灵动感,也最吸睛。仿佛是这些枝叶中悬空挂着一幅带框的画。
    画三中两男一女(女子在中间)奔放的交织在一起。
    三幅作品初看感觉有些深沉,再细看会儿又感觉它们其实都很灵动处处有生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