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與羊(黑色獨幕劇)

時間:很久很久以前

地點:摩利亞地的山上

角色:

上帝(簡稱主)

公羊(簡稱羊)

天使(簡稱使)

(羊輕鬆地在山坡走著,偶爾凝神看著遠去的幾個人。上帝在高處、雲端、不拘身形變換,天使在上帝旁恭敬肅立)

主:(向羊)你知道你為什麼在這兒吧?

羊:知道,不就是獻燔的牲畜嗎?

使:你當以能榮耀主的一切為榮。

羊:我是個畜牲,不知道甚麼叫榮耀。

主:他們回家了。

使:是的,亞伯拉罕、兒子以撒、僕人和驢,他們回家了。

主:義人亞伯拉罕應該回家。

羊:能面不改色殺自己兒子,就是義人?

主:是聽上帝的話對上帝有信心,才是義人。

羊:所以義是上帝定的。

使:所以才有「定義」一詞。

羊:我是動物,我不懂定義。

主:你無須懂,你只是動物。

羊:能面不改色殺人,真不簡單。我是羊,我們永遠學不會。

使:還讓兒子揹上木柴,走到這高高的山上,這呼呼的風裡,這等沉穩與計謀,我是天使,我也學不會。不簡單。

主、羊:(異口同聲)真不簡單。

羊:我出現在樹叢裡,犄角卡在枝間,也非偶然。我顯然是個道具。

使:道具當以榮耀主的一切為榮。

主:羊兒,不要悲傷,你焉知那死裡逃生的以撒,不是個道具?

羊:難道是,證明他老爸亞伯拉罕對您忠誠的道具?

主:你焉知出面阻止亞伯拉罕動手殺子的天使,不是個道具?

羊:難道是,證明上帝大能終將、也總能及時顯現的道具?

主:你焉知忠心耿耿到耳朵裡只聽得見我的呼召、願意親手殺子的亞伯拉罕,不是個道具?

羊:證明上帝您終有、也至少有一個鐵桿粉絲的道具?

主:你焉知上帝我,不是個道具?

羊:額……這超出我的禮貌範圍。不予置評。

(風呼呼地吹著,上帝的白袍與天使的翅膀微微掀起。羊吃了一根草,很可能是最後一根稻草)

主:他們回到家了。

使:亞伯拉罕、以撒、僕人和驢,他們全回到家了。

羊:我也快回家了。

主:妻子撒拉笑著出來迎接他們,她完全不知道今晚本來有可能哭著入睡。

使:就算哭著無法入睡,她也該感謝神的恩典。以撒是她本不該有卻因神才有的禮物。

主:在塵世的任何生命,都只是一個禮物。

羊:為什麼我覺得是一個借來的禮物?

(羊默默走到上帝面前,屈膝跪下)

羊:主啊,請收下您的祭品,我的借據到期了。

(羊在火中,緩緩死去。主靠近,注視羊屍良久)

主:(喃喃自語)這全能的世界沒有一個不是我的創造。我到底為什麼還需要祭品?

使:主人,您赦免我了嗎?

(應漫步文化《卡夫卡的42個魔幻時刻》專書計畫邀請,根據卡夫卡漫畫而寫)

在〈上帝與羊(黑色獨幕劇)〉中有 0 則留言

  1. 天上世间一切皆是假虚。悲呀!
    如上帝这样的礼物、道具,又是谁造的呢?
    对寓言类的理解向来是我的弱项,不知此番理解对否?(读这篇剧本我反复读了四遍后,才写下这两句留言的。呵呵!)
    感觉卡夫卡的作品很伤脑的。

  2. 喔!不瞒你说,圣经故事我从来都没读完过,看的头痛。呵呵!
    坦白说,我读这篇陈编剧写的这个全新故事时,心里其实挺紧张的。因为平时看任何寓言故事都让我觉得有考试时看考题的感觉,可能是以前上学时留下的心理阴影。:)

  3. 的確需要多讀幾遍才能理解
    短小精悍,生動(黑色)而富哲思
    上帝創造所有物種,都有其使命吧
    卡夫卡的漫畫,有興趣瞭解一下
    在西方的油畫中很多聖經故事
    記得有次看畫展時
    有個女孩給同伴講一幅油畫
    那是我聞所未聞的故事
    一時羨慕、佩服極了
    深刻的體會要看懂油畫
    聖經故事還是要熟讀呢

  4. 经你对我“头疼“问题这么一开解,觉得自己好像算不上太笨了,对这剧本理解力低些尚属情有可原范畴!:)
    西方的众多著名油画的确多取材圣经故事及本国历史的。所以去看这类画作时也基本是外行看热闹,包括之前在冬宫、卢浮宫里看到的那些世界大作。
    乐融哥写的这篇短剧本真是很体现创作者内功。很想知道这个剧搬上舞台后观众的体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