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老人蹺家去」:瀟灑白爛的狂想曲

瑞典片「百歲老人蹺家去」(The 100-Year-Old Man Who Climbed Out the Window and Disappeared)通俗逗趣、異想天開,但細細推演,卻有前賢痕跡。

首先,這還是公路探險電影,一個老人百歲誕辰卻從窗戶溜走,沿路遇到陌生人,隊伍愈牽愈廣,事情愈扯愈大,沒有聖杯可找,只有從天而降的財富隨身。

其次,既關於鉅額錢財和老人蹺家,不免想到「內布拉斯加」(Nebraska),只是「內布拉斯加」純屬主角妄執,本片主角卻有一種可有可無的瀟灑。

最終,很難不讓人想到20年前的「阿甘正傳」(Forrest Gump),以回憶自述小人物誤打誤撞參與了眾多歷史事件,且合成與名人同台橋段,消遣了西班牙佛朗哥將軍、俄國史達林,美國雷根、杜魯門等總統,還有科學家歐本海默等人(據說原著小說出現的名人更洋洋灑灑),手法屬回憶而非穿越,但劇情純虛構。

回憶部分精采,但現實這條線,則前面有趣,後面過多惡搞的陰錯陽差,不免讓人有些彈性疲乏。還好,故事本身奇想成分真的夠多,光一隻大象出現在這支老弱殘兵隊伍中,應該就夠觀眾津津樂道了。

本片最特別的在於:這類喜劇必然有很多擠眉弄眼的演出,但本片幾位主角,不管是百歲老人、見錢眼開的獨居老人、猶豫不決的資深大學生、感情失敗的女漢子,都屬於社會邊緣人,表達能力也相對保守,對應相處間瀰漫著一種「人生業餘組」的白爛氣氛,好像有也好沒有也認了;這種特質對照老人的一生,也都是在「想那麼多幹嘛」的隨緣認命哲學下過活,頗有一種徹底「反英雄」的滋味。

有人認為這是老人勵志片,我認為剛好相反。這是放掉一切的揶揄與洞見。

以本地口味看來,本片絕非主流大片,但橫跨多國的歷史地理重建特效,成本絕對比台灣絕大多數商業片高很多。小說信手拈來寫就的奇幻情節,要拍成電影,真得燒大錢啊。

所以,別老怪編劇無點子,先問問製片有沒有銀子。

在〈「百歲老人蹺家去」:瀟灑白爛的狂想曲〉中有 0 則留言

  1. 「百歲老人蹺家去」
    片名就夠讓人好奇跟羡慕的了
    還有這麼多奇想的經歷,也就電影裏看看吧?
    能夠健康平安的活到老真不容易真不簡單!
    我越來越認同「隨緣認命哲學下過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