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我們尋找美麗》書摘:藝術是資本的化妝師

黃孫權《除非我們尋找美麗》(寶瓶文化)

論及視界/世界的社會權利,無能迴避正義與倫理。我們無法在論及藝術家個人的作品時,卻不論其當代的社會角色及其後果。例如,都市政權選擇何種政策工具來進行都市轉型?建築專家選擇綠化與藝術進駐來提高容積獎勵,而不是選擇低底盤公車;藝術家選擇進駐,方便建商日後拿回容積,而不是生活在他鄉。這就是共謀,就是參與了選舉策略。建築就是公部門的打手,資本投資的風格顧問,藝術在台灣的都市轉型上沒有扮演什重要的角色,頂多只是資本的化妝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