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齣戲,獻給想逃的你──和果陀20周年合作禮物

從1994年「新馴悍記」開始,今年是我和果陀劇場合作的第二十周年。

在飛碟唱片前後九年,連上同屬飛碟集團投資的飛碟電台也才十二年多,銀河網路主持節目十四年多。算起來果陀劇場竟是我人生合作最久的事業體。

也許,這也是另一種天意?

儘管不喜歡果陀一直要我改編,要溫馨,要喜劇,還常常要出現婚禮。但我深深珍惜這分其實得之不易的合作機遇。

「冒牌天使」講的就是機遇,以及更大的,奇蹟。

不管有沒有宗教背景,不管天分高低,這世界上沒有人不期待交上好運。在伍迪艾倫電影「愛情決勝點」(Match Point)中,開宗明義點出:「資優生沒有幸運兒重要。」

但好運來之前,你做了些甚麼?好運來的時候,你認不認得出好運?好運真的敲門時,你準備好了沒有,又做出甚麼樣的抉擇?

兩個越獄逃犯,為什麼好像變成大家內心都期待他們脫困的幸運兒,這是原劇要表達的精髓:我們因為贏得別人的好感、同情,而有了更多的好運。

有人因為努力,贏得別人好感;有人因為弱勢,贏得他人同情;還有人因為詐術,陰錯陽差滿足了別人的需求,也因此贏得他人的支持。

誰說人生是公平的?誰說不公平的人生裡面,就不可能有我們或別人要的確幸?

逃犯逃了,觀眾樂了,但警方和獄方遭殃;逃犯被逮,觀眾扼腕,但社會司法正義獲得伸張?

世間永遠是──你上我下、你丟我撿、你在意或許我逃避的──蹺蹺板。

精彩的演員讓這齣戲變得很好笑,但好笑的背後,「冒牌天使」其實不完全是個喜劇。雖然我不是基督教、天主教成員,但那超乎現實之上的力量,卻無論如何是烘托這個故事善惡交織、內外交逼的背景。少掉這份純信,兩個主角一個離去、一個留下的選擇,就會變得模糊不清。我們另外安排的結局,也會少了時空對照的意義。

人生苦短,每個人都在逃獄。這齣戲,獻給想逃的你。

(1994年劉雪華、王柏森主演的「新馴悍記」)

在〈這齣戲,獻給想逃的你──和果陀20周年合作禮物〉中有 0 則留言

  1. 与果陀二十年难得的缘分
    「冒牌天使」
    重磅来袭的跨年贺岁档
    峰回路转,一路向上
    好希望也能一路西进!
    祝公演成功,一切顺利!
    翘首以盼!

  2. 前幾天看了《為奴十二載》(《12 Years a Slave》),看心情非常複雜,那種失去自由、身不由己的深深的無奈,感同身受,十二年,整整十二年,他並沒有放棄自由,沒有在強權下被屈服,一直想辦法逃出奴隶主的魔掌。最後與家人團員的畫面讓我流下眼淚。類似的片子還有《肖申克的救贖》,當脫離困境要數年乃至十幾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如此艰辛的炼狱,有幾個人能堅持下來?如果如聖經說的每個人都有罪的話,那麼我們必須為自己贖罪,更多時候,只有自己救自己,自救者天助之,幸運之神也許會在某個時刻突然降臨。

  3. 幸运也好、确幸也罢,甚至奇迹的出现在不公平的世界里当然可能光临到我们的身上。而在蹺蹺板的世界里,我们可能拥抱的一份幸运或可能想逃的一个地方,都是在我们始终的信念、努力和坚持下,上天馈赠的一份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