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刪減」外,台灣抗旱還該有「六大政策」

台灣面臨嚴重缺水危機,各地推出限水、節水、多元取水等方案,但容易做的、取巧的、反對聲浪不高的對策之外,綜合各家說法,仍有重大的、難做的、意見一定很多的幾點政策面非談不可:

一、趁此危機團結共識,調高水價,尤其大幅提高工業用水價格,逼迫人民與企業節水。

二、別妄想蓋新水庫,蓋了也緩不濟急,只能大幅擴編預算,加快開挖現有水庫淤積。水利署過去五年已花五百多億,但以現有進度花三十年也清不完(別忘了一直有新增淤積),五百億很多嗎?很多,但恐怕只能硬著頭皮花更多,這是全民為活下去必須還的債。

三、在重大工程建設、園區開發、新市鎮開發時,將供水、用水納入必要評估。在科技無法人定勝天的地區,只能接受低度開發或不適人居之宿命,不能再為選票遍地開花、惹禍上身。比如前內政部長李鴻源直指桃園航空城計畫若完工會是「北台灣最大噩夢」。

四、調整農業政策,嚴格限制適合旱作的地方種水稻,重新檢討稻米保價收購制度,否則種越多收購越多爛掉越多,還消耗太多水。農委會2011年曾宣示要將農業部門佔總體用水量從70%下降到55%,行政院和立法院應檢討為何未達成?

五、全面加快自來水公司替換管線,漏水率雖預計在2020年降到15%,終於達世界平均值,但台灣人均降雨量不到世界平均降雨量五分之一,又屬孤島無聯外支援體系,我們應該抓高防漏標準,實在沒資格浪費一點一滴。自來水公司應再提出新KPI。

六、缺水固然是新常態,卻不能輕縱地下水抽取,長期取締不力或因乾旱更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其他解決水荒的替代方案就永遠沒法過關。全台地下水使用量已佔總用水量33%,中南部農業、工業長期抽地下水,地層下陷已直接衝擊高鐵,高鐵在財務破產前,很可能有天會先死於地層下陷,成為只能行駛半個台灣西部的高鐵。

以上六點,環環相扣,要做得一起做,但痛也會非常痛,但為了活命,該倒的得讓它倒,該關的得讓它關,該廢的得讓它廢,該遷的得讓它遷。台灣像人體,生病了非不得已也只能動刀用藥,憚於民粹壓力繼續擺爛,只能大家一起死。

距選舉不到十個月,除了那微弱(但也該做)的「三個刪減」(「刪減盆浴」、「刪減沖廁」、「刪減洗衣」)呼籲,中央和各路諸侯願不願意真為環境大破大立,全民都在看。

畢竟,連生存環境都沒了,還追求甚麼歷史定位?

在〈「三個刪減」外,台灣抗旱還該有「六大政策」〉中有 10 則留言

  1. 今天是世界睡眠日,愿你今晚睡个好觉哟。
    今天我真是睏的很,一直睡不醒。很应日子哈。Xd!
    近来忙累的很久没听广播了。
    睡觉了。晚安!

  2. 在世界水日的前一天你刊登这文真有意义。
    洗车场是我们身边最浪费水资源,又破坏环境的‘凶手
    ’。在这方面西方国家大多做的优于中国太多。

  3. 每年的睡眠日前几天起,沪上的媒体就会报道各类与睡眠相关的新闻,所以我总记得。哈!
    而知道今天是世界水日纯属巧合:因今天在网上正好看到条微消息。:)

  4. 今天一早听广播新闻,播音员第一句是:今天是世界气象日(我几乎每天就是这样“被动知道的”)。哈哈哈!
    如果真想知道每天是什么世界日,只要上网一定都是查得到的。或者你想知道时就问我。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