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峭幽微的「鴿子在樹枝上沈思」及其他

看過瑞典藝術大導洛伊安德森(Roy Andersson)十五年前的作品而略有心理準備,但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新作「鴿子在樹枝上沈思」(A Pigeon Sat on a Branch Reflecting on Existence),仍去情節地讓人茫然無措。每個場景都有韻味,每個人物都感覺有戲,但場次間的推動卻大幅留白。少數幽默,偶爾恐怖,多數篇幅卻冷峭幽微,如點到為止的極短篇串燒。八十分鐘內我與瞌睡蟲搏鬥酷似在國家劇院看「迷幻戰境」,散場時還有位婦人沉睡未醒。

第一次看「我是歌手3」,九取四突圍賽中,李佳薇好穩,除了樣子少點親和力,這種大砲級唱將,好適合站在這裡。

潘裕文又圓一夢,儘管因中時標題老辣引發退出傳言,終究賣了個滿座還有站票。可惜感冒聲啞確實影響表現,前幾首又虛又飄又不入味讓我皺眉,但腎上腺素終究幫到被逼到絕境的藝人,連串中快板歌成功帶動大家,也感染了患得患失的王子自己。

知道他的認真,心疼他的彆扭,結尾台上高呼:「我想繼續當歌手!」帶著微酸,但更多是像新歌「永不結束的馬拉松」某種振奮喊話。

2015TIFA作品。Hotel Pro Forma劇團「迷幻戰境」(War Sum Up: Music. Manga. Machine)跨界來歷顯赫,但對多數人恐怕是嚴重催眠之作,恰與謝幕少數觀眾激情叫好成反比。

從單格看視覺都很美,Henrik Vibskov的服裝到漫畫投影都有質感,但八十分鐘全由單格連接就太疲乏且了無新意。合唱團如雕像般簡單走位,也難支撐文宣形容「三段論」偉大劇情(畢竟這是帶有劇場風的音樂會而非情節立體角色深入的戲劇)。整齣作品最強元素屬拉脫維亞廣播合唱團(Latvian Radio Choir)如錄音般的美聲演繹。

在〈冷峭幽微的「鴿子在樹枝上沈思」及其他〉中有 5 則留言

  1. 看了多期《我是歌手》也没搞清它的比赛规则,我只是纯粹的听听歌而已。呵呵!
    有些期待李健的新专辑。感觉李佳薇的歌有些冷门,初听不容易让人记得住呢!这档节目里,感觉几位女生唱功都不错,就是歌本身不容易流行传唱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