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別蔡宗豪

是無緣吧,你說我們見過一次,在鷗業新媒體的辦公室。可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是無緣吧,我們才互加line沒兩天,我就受不了封鎖了你。你哭哭來討抱。

是無緣吧,我說過也許在台北可以相見,但在你偶爾來時,並未相約。

但卻是有緣,在臉書我們還是分享了彼此的一舉一動。

我儘管會笑你的正向、溫情,但卻知道帶著罕見疾病和憂鬱症的你要做到這樣,談何容易。

我儘管知道你的正向、溫情,卻也無保留地理解著你種種叛逆的痕跡。

我想你是知道我的,你也知道我知。

這是臉書上你最後發文。電影「念念」讓你有感。

你的文筆很好,但因為知道這些話不只是影評。總是有點逃避。

那電影我還未看。如果看了,一定會想到你。

這是今年一月,你談到高雄一間餐廳。你緊接在我回應下的邀約,顯然因tag姓名不成我並未看到。

我們到底是該見,還是不該,也許老天自有安排。

2015.3.17,我們私信聊了一會兒。開年後顯然身體起變化的你,在聽說我感冒後,最後寫了這麼兩句話。

那時,我的新書《浮生》還沒出。你不可能看到。大概只是知道我即將出書的消息,你卻寫下那一句帶著預言與祝福的話。

我感謝你。儘管我現在的自我療癒很差很差。所以細菌還沒放過我。

你血液裡感染的罕見細菌,也沒放過你。他們帶走了你。

2015.4.23下午五點多,這是我搜尋你的臉書後才知道的訊息。

你走了。

你說過你用心看每個朋友的發文、甚至回應,你很愛按讚,勤勞是你的美德,勤勞甚至讓我懷疑你公務員的工作怎麼那麼閒。

但不曾懷疑你的真心。

對你來說,我們有一面之緣,對我這殘缺的小腦袋的記憶,我們緣慳一面。

我私下去你臉書另存了你的照片,想你不介意。你那麼年輕帥氣,該被記住。

好走,現在才知道有人叫你小乖,有人叫你豪豪。我和你沒那麼熟。我只能叫你宗豪。

宗豪,你應該知道我現在想哭了吧。

在〈送別蔡宗豪〉中有 9 則留言

  1. 震驚,您的臉書中曾時常看到他的留言
    而且,印象中他也給我點過贊
    從此,這世界少了一位真誠、溫情的暖男
    願他,在另一個世界里再無病痛
    告別,好好說聲再見,樂融哥不要太難過

  2. 人生中的有缘与无缘怎样才能标准界定?
    《念念》也是我今年早就准备一看的电影。
    愿天上和人间的所有有灵犀的人永远在一起。
    ps。今晚此时我继续失眠中。向你道声晚安!再次对你说声:谢谢。


  3. 右上第一行的照片 隐隐有老师的神韵啊
    我想起汪国真
    (著名诗人昨日凌晨去世)
    几年前也曾去他网站看过
    看资料说他2008完成了为400首古诗谱曲的工作
    我去他的网站也就是那几年他刚完成的时候吧
    对文字工作者的纪念
    就是再看看他的诗

  4. 你好快!
    同天啊 真巧
    我听您的广播节目时 嘉宾在说 你已经查到了
    “既然选择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他是到远方继续跋涉去了

  5. 能被自己尊敬的、愛戴的人如此送別,了無遺憾,
    您說與他緣慳一面,有些緣份可能不需要見面。
    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著,
    就是那麼那麼愛樂融哥的原因吧
    如果真的有靈魂存在,他定是笑得更燦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