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與人性神來之筆的「流亡的獨裁者」及其他

台北電影節選片。法國出資、伊朗導演的「流亡的獨裁者」(The President)非常棒,虛構的政治現實,有如周幽王與褒姒烽火博一笑的開場,驕奢蠻橫的獨裁總統一夕政變,被迫帶著天真孫子逃亡,難能可貴是不因有了政治正確護身而在技術層面馬虎,音樂、攝影、剪接、美術均屬上乘。

演孫子的童星好可愛,編導視野好宏觀,結尾神來之筆的復仇與正義的對決好無奈,原來我看過導演穆森馬克馬巴夫(Mohsen Makhmalbaf)兩部前作「心靈印記」(Scream of the Ants)、「背馬鞍的男孩」(Two-Legged Horse)。

20歲的曾宇謙勇奪柴可夫斯基小提琴第二名的影片,看了心弦震動。恭喜,台灣又一位青年英雄。

影展第一片,頭頂風直吹,片子悶。影展第二片,第二排脖子和脊椎都快斷,片子難看。眼界體力與心境,大概都快不適合看某些「藝術片」了。

“You are screwed and you shall remain screwed.””Here is zero.You went below zero.”是電影「歐吉桑鄰好」(St. Vincent de Van Nuys)兩句讓人驚悚的台詞,深刻地描寫了魯蛇大軍向下流動、無法翻身的處境。本片前幾場戲很酷,以為怪手要挖向窮人面前的金融體系了,沒想到不是那麼回事。

伴唱帶代理商本就勢力很大,決定你的MV能否進KTV,許多獨立歌手或樂團能拿到一支權利金都覺得不無小補、雀躍三分,利菁說「KTV 公司認為我不是專業歌手,不是專業MV,所以他們認為沒有人想唱我的歌,所以不買。」很好奇,伴唱帶業者何時真的那麼關心「專業歌手」呢。如果有首素人網路神曲爆紅,KTV也會拒之門外?

看不看得懂已不重要,我看得懂依然覺得難看。有角色沒個性,有動作無起承,前面三分之一是各種性,中間三分之一各種暴力,後三分之一困於性與暴力的主角變成了獸。畫面昏暗,男體裸裎,虐與被虐的關係也從銀幕延伸到作品與觀眾之間。

在〈政治與人性神來之筆的「流亡的獨裁者」及其他〉中有 2 則留言

  1. 看到「魯蛇大軍」这句台词
    之与我并不特别惊悚(因为每天都看这样的惊悚片)
    简直就是指千千万万个中国投资者
    (我是小小的其中之一,鲁蛇中的鲁蛇?)
    希望支撑过这周,专家预测与担忧的全面爆发的金融危机不要出现
    否则真的完了,一切要归零了,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2. “头顶风直吹”那天我在公车上也如此呢。当时我一路都胆颤心惊(那时那刻就在想:早知该把那顶国旗帽带在身就好了),还好后来没感冒。
    原本以为底在4000点,所以现在跌到这份上,我也有些没想到。上个月新进的两支基金当然也套住了。只是现在也就这两支(只是基金非股票),而且投入又少(穷人的“好处”),所以现在这情形我倒没多少害怕。(我资金绝对大头均在前期几次机会中牢牢抓住了。)
    前段时间每晚必看基金净值,自牛转熊后我就按以前大熊市的策略行事:每天不再看净值。忘记股市开闭市、忘记基金则亦。:)
    不用太担心,会好起来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