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在酒精裡蕩漾的「醉‧生夢死」

「第一杯酒,苦得照映出自己現在的落魄樣。喝了一杯、兩杯之後,不知不覺地,酒把曾經偉大的過去和當時的喜悅還給了我們。」這是韓國哲學作家姜信珠在《情感的48種面貌》書中說的。

「醉‧生夢死」是部泡在酒精裡的電影,從配樂歌曲攝影到非線性卻又不是意識流的剪接,都有種蕩漾醉意;片名把成語刻意斷開,更彷彿在說:這些人從喝醉中,生出渺茫的夢想,也從喝醉裡,直通死亡。

後來我才知道,「醉」代表兩兄弟的母親,「生」代表雙性戀牛郎碩哥,「夢」代表自美返台的同志哥哥,「死」代表市場賣菜的弟弟。

我直觀的解讀,相去不遠。

兩個缺席的母親,三個靈肉混淆的逆子,在巨大失怙陰影中,或說謊或真誠找尋自以為的停靠站,而終不免現實傾軋。雖有同志角色,但算不上同志電影,同志不是真議題,人子才是。

本片堪稱今年到現在為止我看過最慘、最不快樂的電影,一路貫穿的死老鼠、死魚、死人,都比不上小螞蟻可以倖存,螞蟻甚至擁有了蛆,人卻全面落空。

選角極有味道,呂雪鳳出場就把天下母親苦怨自溺一面發揮到極致,氣場之強,角逐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有望;新人李鴻其儼然李康生第二,能兇狠也能愁鬱;黃尚禾的角色外表健美內在卻如失根浮萍,選擇以最簡單的肉體尋求和老家的連結;鄭人碩徘徊在灑脫與負責的中線,帶來台灣銀幕久違的熟男魅力,幾位生面孔都在各自進退為難間抓住觀眾眼球,導演洞悉演員、再現殘酷的功力確實了得。

對岸有婁燁,本地有張作驥,擅描繪「負空間」的他,走到「醉‧生夢死」已是又一高峰,頹唐與苦悶的人生還能怎麼走,現正入獄服刑的他,不知未來可有另番造化?

在〈人性在酒精裡蕩漾的「醉‧生夢死」〉中有 5 則留言

  1. 喜歡第一段的引用
    很有戲劇張力的劇本
    選角的穩准,以及導演的功力
    成就了一部誠意的作品
    不快樂中也在某種程度邁向了新高度
    海報的演員看上去好有戲
    導演怎麼還去服刑了呢,瞭解一下,唏噓啊
    風月場上多陷阱,潔身自好是爲上
    好久沒有一整篇的影評了,讚喔

  2. 因此也想到《寒蝉效应》,感觉两部台片都有个共同的優势:题材选取的好,从不同的角度观人性、叹人生。
    它们为传统印象中的台片(小清新类电影)提供了更为宽广的路径方向。

  3. 第52届金马奖入围名单
    最佳影片【醉生梦死,踏雪寻梅,刺客聂隐娘,塔洛,山河故人】
    最佳男主角【邓超、冯小刚、郭富城、董子健、李鸿其】
    最佳女主角【赵涛、林嘉欣、张艾嘉、舒淇】
    最佳男配与最佳女配也有《醉生梦死》演员入围
    早在自选辑都被一一提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