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台灣做了極佳宣傳的「破風」及其他

「破風」成績超乎我預期,劇情雖類型,但至少把運動類型片做足,外景手筆之大確實有點像想要進軍國際,可想見演員和團隊之用心。

初生之犢彭于晏和竇驍的一外向一內向對比是主線,前輩明星車手崔始源其實是副線,但編劇用心把始源在前面與後面做了三人命運相當精彩的串接,讓三人有起有落,並非簡單的「菜鳥出頭天」直線勵志到底。

愛情篇幅雖不算短,但其實沒那麼深刻,反而兄弟情仇與多場因地制宜設計策略與戲劇張力的賽事成功吸睛。彭于晏與母親柯淑勤的過招雖僅兩場戲,但在港式英雄片裡已屬文青手筆。最後要說,本片替台灣城市與自然做了極佳宣傳,林超賢導演功不可沒。

「關鍵琴聲」(Grand Piano)是標準的小題大作片,但大做得不錯,攝影、音效、配樂都有可觀,創造出懸疑緊張氣氛。但以一場音樂會描述一個劫財秘密,未免太小兒科,讓故事少了義理,也讓觀眾少了對劇中人的認同。主角有多相愛,師徒有多糾纏,男主角內心多憂鬱、壓力多複雜,全少了鋪陳。只是男主角伊萊亞伍德(Elijah Wood)原來真的會彈,真彈了本片所有曲目,也太厲害了。

這麼多年,從「超偶」的雙人組到單飛,吳汶芳終於又被擦亮,為她高興。

阮劇團「家的妄想」在情緒上不是能吸引我的劇,卻能引發洶湧的思辨,從一路勞動的蚵女背景、真實照片與紀錄片、到結束前導演汪兆謙戴上本劇創意發想的莊益增導演面具發言,及兩位清場工作者的對話,各種框架的游移都呼應著「家」是否真是固定的依靠還是如莊益增拒斥的空洞符號。

儘管不同段落嫌蜻蜓點水,過多道具進出又少了重點,但整體的構成堪稱耐人尋味,在哲理強度上頗有進一步發展空間。結尾出現陳淑樺較少聽到的老歌「浪跡天涯」大合唱,在懷舊俗情的偽中亞氣氛中,又開了家與流浪的某種玩笑。玩笑,而苦澀。

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的粉絲頁,陸續接到某人留言謾罵我,此人敢留言卻封鎖我看她頁面。同仁貼給我一小段話,看起來此人認為我在騷擾她:

「拜託現在MÜST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的理事長張桂明和果陀劇場各位先進們 , 拜託您請讓 陳樂融這『井底之蛙』看到井外的世界, 多一些好朋友(男人和女人都好), 只要他不再騷擾/干擾我就好。 (否則就只好請白狼,張安樂 先生協助了)」

1.她不知道MÜST不叫理事長而叫董事長,董事長就是我本人而非張桂明。

2.我很宅但應該不算井底之蛙,沒興趣騷擾/干擾一個我根本不認識的人。

3.我懷疑白狼先生真的躺著也中槍。

在〈替台灣做了極佳宣傳的「破風」及其他〉中有 7 則留言

  1. 原来你说的骚擾事件是这么回事啊。看来此人是精神病院溜出来的。如果她再没完没了,那就报警,可以找网警出面。
    你的心情不要因此太沮喪喔。世界之大,怪人不少。
    PS。一个上午只记了三笔账,但却觉得好疲惫。好懒!

  2. 很难得看到台湾拍出关于运动题材的电影。感觉《破风》在用较大篇幅展现单车运动这个群体外,在情感方面的表现力就是三人间的从队友情变为对手情、再回到队友情。向来不喜欢王洛丹的我,所以对本片中的爱情戏也是没什么感觉,而是在看片时想到了环法的车队、想到了在阳明山看到的台单车骑行队(与本片中车手们的装束一模一耶)。本片确实为台湾风光作了极佳的风光宣传,当然也为上海做了宣传。看片时我看到了台湾,也看到了上海。
    只是每每在镜头中看到上海时(包括其它华语片中有在上海取景的影像)我都如此的感觉:仿佛电影中的上海和我每天生活的这座城市一点关系都没有。影片中的上海只是屏幕上的上海,而非我生活的这片土地。
    p.s.有句话从台返沪后其实就想对你的,只是借今天这个主题说出来:你的那辆脚踏车真的该换了喔。小黑该下课了。:)
    还有,知道吗?前些天我的脚踏车突然发生大爆炸了。好可怕!好可怕呢。还好当时没伤到人。

  3. 噢!难怪之前看电影海报上写的是香港、大陆。我还以为是海报刊登有误呢。
    原来是香港人为台湾人与景及部分大陆城市风貌做了宣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