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難仍有可觀的「太平輪:驚濤摯愛」及其他

「太平輪:驚濤摯愛」觀後感:

1.前情提要剪得不錯,沒看過上集也無礙。

2.男角幾乎單押金城武,黃曉明除了回憶沒出場,佟大為很晚才出來還看不清臉,楊祐寧也算很小的支線。

3.多數女演員妝容過盛(和「風中家族」如出一轍)、攝影太唯美、朗誦式的文藝勵志台詞過多,跟想呈現的亂世苦難寫實頗為衝突。

4.最吸睛還是船難,十幾分鐘確實是高潮。否則觀眾實在會忘記為何這兩部片要叫「太平輪」。

5.論市場當然大勢已去,論作品不能說吳宇森和團隊不用心,雖然吳導說:「我也不失望,不退休,也不會改變我的電影作風。」只是滿廳中老年觀眾居多,這樣的題材與敘事風格,很顯然與現代觀眾已有了距離。

朋友的朋友透露,某位隱遁的巨星和其母親,在2014年4月3日,悄悄出席在香港演藝學院香港賽馬會演藝劇院舉行的《Back To Innocent重回巫啟賢演唱會》台下欣賞。

我驚訝沒被認出嗎?朋友說:「沒有人認出來。」

類似說法我別處也聽過:「一般人見到也認不出來。」想起辛曉琪有一首「倆倆相忘」,但若是面對面,我應該絕對認得出(吧?)。

沈玉琳批評電視金鐘獎(同理可想見他對類似的金X獎評審機制的邏輯應該差不多吧)

1.數量:不能透過這種小族群,這麼一小撮人去決定,人家奧斯卡評審團是由5、6千名會員組成。

2.來歷:都是一些學者,甚至還有一些我完全沒聽過的人。這些人本身不食人間煙火,多是資深、退休、嚴重與市場脫節的人。

3.角色:沒聽過有業界,或是線上的人當過評審。有一句話叫做,官大學問大,就像老師在評學生,他們從上評下,這叫做「傲慢」。

國發會拚經濟,說要「擴大觀光服務輸出」,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說「過去台灣太過重視製造業、輕忽服務業」,其實製造業也有創意、設計、研發空間,服務業也不是只有觀光業,觀光業也不等於只期待更多陸客進來,一地的實體觀光資源是具有排他性和承載上限的,而有些服務業如媒體、娛樂、電商是不具備排他與承載上限的,政府施政不能總從(自以為)容易的下手。

在〈船難仍有可觀的「太平輪:驚濤摯愛」及其他〉中有 6 則留言

  1. 《太平轮》(下)我看后:
    1.当时也写了篇观后感(个人网上有)
    2.看到船难的那十几分钟,我有些出戏+有些累+有些怕怕呢(心里总想着我坐船时是否会遇上?特别是想到了泰坦尼克和不久前的长江沉船后更害怕,再一想到自己又不会游泳,在海水中不淹死也要被冷死)
    3.我看时全场仅4位观众
    4.3D好无厘头
    5.不愿扮丑的张子怡妆容定是如此;(不过,看时这点我没太注意过);到于宋慧乔饰演的那个角色嘛,本身就没受什么罪,所以妆容更不会不细致化。
    6.关于有朗诵腔的台词,我看时也没太注意到这个问题。

  2. 第一条的意思是第一集根本就不用看,看前提剪辑就可以啦?哈哈,黑的漂亮(哈哈开个玩笑)
    2楼,我是金城武粉,我太忙了,没时间去捧场让大家失望了^ _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