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才出片的吳汶芳及其他

從2008年電視「超級偶像」和謝廣太搭檔的「Babyface」,到2015年福茂唱片的吳汶芳,七年路不可謂不長。說實話純論聲音美感,已不像當年令我驚豔,但她畢竟交出更不一樣的全創作成績單。人生很難說,當時若便以更接近青春偶像的團體出道,跟現在才以創作優質女聲正式登場,哪種際遇會更好,沒人知道。但如今已繁花,便不必計較曾經的風雨吧。祝福汶芳!

關於預計今年底發放的十億元藝文消費券,並非文化部本預算,而是行政院振興短期經濟方案的預算。從圖書擴大為電影和表演藝術,本質不在鼓勵任何品類的內容,而只是將補助款投入市場自行廝殺。至於善款主要對通路還是對內容提供者有利,那得看原本的利潤結構,這十億元政府想要創造的是59億元業績(因為屬於貼補性禮券使用,單次限使用一張一百元)。

我預測大部分業績仍會流向主流、通俗、娛樂性產品,比如最熱門的電影或書籍,無分偏鄉都會。因為仍有自費部分,較高價商品(如表演藝術)會比電影、圖書類吃虧。

發現太容易內疚的人真不能當官,要懂笑罵由人,人前一派自若,只要沒遭拔除,好官我自為之。

所以適合當官的條件,能力其次,性格和心態最重要。

孫文近百年前喊出「公僕」一詞:「國中之百官,上而總統,下而巡差,皆人民之公僕也。」陳義甚高,但違背絕大多數苦心孤詣向上爬的官僚人性。底層公務員很多確是辛勞公僕,但往層峰接近的長官們,從來不是。

在〈七年才出片的吳汶芳及其他〉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